欢迎来到看历史,为您展示全球历史知识 / 历史 / 二战 / 秦国 / 美国 / 战争 / 有翡 / 德国 / 文化 / 嬴政 / 日本
logo
您的当前位置:看历史 > 传统文化 > 《妫水河志怪录》之水淹曹州

《妫水河志怪录》之水淹曹州

时间:2021-06-09 11:36:06来源:阅读:0

在当今延庆民间传说中有一个重要的故事,叫《水淹曹州》。大意是说延庆古时候的某一个时期曾经叫曹州。曹州城外有两个把门的大石狮子。俗传“如果石狮子眼睛红了,那么当地就会发大水把曹州城给淹没了。”因为流传很广,无人不信。可是偏偏有个小子不信邪,故意用点红漆将这两个石狮子的眼睛给涂红了。谁想到当时就天上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下起雨来。大意如此。细节区别上还有别的版本。

然而,在延庆历史上确实没有叫过曹州的。这点令当地人很少奇怪。这分明是一个移民过来的故事。在当地扎下根了。而当地移民相当部分是在明朝永乐帝时期迁移而来,加上全国到此参军的罪犯,那么,这个故事究竟是来自哪里,可以说是当地的文化之谜。

《妫水河志怪录》之水淹曹州

从文献看,其在清初据说署名是一个叫做浪迹散人所著的志怪录的书籍《瓜棚聊斋》曾经有完整的故事。只不过,当时不叫曹州而叫曹国。大体内容已经完备。

到永乐大典所藏志怪部分,有故事流传之记录,说这故事本是来自于辽国一位王族名叫耶律大明的野史。后来有人考证,这耶律大名很可能是辽太祖时期的一位王族,曾经在今天延庆地区驻守,做过详稳(辽国之高级官员),甚至代理过南院大王,爱文史,善笔墨,喜欢美酒,又喜欢志怪,广为搜罗唐代志怪之书。而这根本就实在在《妫水河志怪录》中。

但自介绍到清初《瓜棚聊斋》均称是曹国,而非曹州。但到了乾隆修订四库全书,就改了,叫曹州,而非曹国。

但考之《妫水河志怪录》,这水淹曹国的故事与今天的水淹曹州差别还是不小。详录于下,以供方家参考。

《妫水河志怪录》之水淹曹州

事情还是要从唐玄宗偷娶杨贵妃说起。

唐玄宗娶了贵妃杨玉环。最为担心的是杨贵妃的前夫寿王李瑁。整日惴惴不安。府中随有老管家献计,不如出家,躲避灾祸。皇族子弟出家,在李唐其实也是惯例。寿王照计递上奏折,向父皇李隆基请求去法门寺落发为僧。

而玄宗的回答很干脆:不许。

道理是很明白的,玄宗娶了杨贵妃,而寿王却要出家,这分明是对父皇的不满。

《妫水河志怪录》之水淹曹州

可是,想到前太子李瑛之死,寿王实在是寝食难安。那老管家又献上一计,说不如去法门寺问问当家的智清长老,看看他有什么妙计。自寿王的母亲,以前的唐玄宗的宠妃武惠妃在这里做法事,寿王与智清长老就很是熟悉了。寿王将困境一说,智清长老道:这也不难。你可以找一个人代替你出家。一方面不驳皇上的面子,一方面又自然叫皇上安心。

寿王点头认可。可是接着的问题是派谁去呢?

旁边的一个小童儿,大约十一二岁的样子,名叫惠儿,忙站出来跪在寿王面前道:“小的不才,愿意替我王出家。”智清长老一看,这惠儿眉目清秀,脸蛋胖乎乎,眉心点着一点朱砂痣,心生欢喜,说道:“代王出家,就是代王成佛。而佛渡有缘人。不知道你可有慧根。”

惠儿道:“我俗姓欧,本是当年欧冶子的后人,后来天台寺国清大师度化,我家都皈依佛门。我高祖随前朝炀帝到长安伴驾,后来进入我朝,我朝以老君为祖,我家才家道中落,后来我祖父在大周时出家,曾经入宫为武皇讲解《大云经》。自小沾染教化,心向佛门。”

智清长老,哈哈大笑,说道:“看来是与我佛有缘之人呐。”

随问道:“如果作佛子,可是要长期吃素,你小小年纪可曾习惯?”

惠儿道:“自幼随母亲在王爷家作工,常年吃斋。”

《妫水河志怪录》之水淹曹州

正说着,忽然听到门外有母鸡咯咯哒咯咯哒的叫声。智清长老忙对身边的徒弟道:“快去看看,是不是我那芦花母鸡下蛋了?如果是赶快收了,送到这里,免得被哪个不守规矩的给偷了去。”

功夫不大,那和尚将鸡蛋收了来,一个滚白的打鸡蛋,捧在手心。上面居然还有点血。

智清长老将鸡蛋握在手心,对着吹了口气。

然后对惠儿道:“将这颗鸡蛋吃了,你就可以去代你家王爷出家了。”

惠儿犯难道:“这鸡蛋,生吃为荤,而熟吃则为杀生。如果破解,何以代王出家?”

智清长老道:“见相非相,方见如来。”

惠儿听闻这句话,却在不犹豫,立刻将整个鸡蛋放到口中——但未咬破。正在他艰难地将这鸡蛋放到口中的时候,就听到那鸡蛋自己从内里破了。他不知内里,赶忙一张口,掉出一只毛茸茸的小鸡。

《妫水河志怪录》之水淹曹州

见此情景,连寿王也赶忙躬身施礼,口称“阿弥陀佛。”惠儿更是跪下连连磕头,高赞长老法力无边。

智清长老道:“此鸡四十八天之后会下一蛋,然后用此鸡孵蛋,再过六十四天,蛋颇之日,就是你出家之时。切记,蛋破后不论出来什么,你都要好好养育,不可丢弃。否则你命休矣。”

惠儿和寿王都赶忙称是,然后谢别智清长老回到寿王府。

这边寿王又是给玄宗上表将自己找人代替出家的事情说了,那边惠儿自己安心养育那只小鸡。四十八天,一晃就过去了。四十八天晚上果然下了一只蛋。从外貌看也无甚新奇。而后那只已经是大母鸡的鸡就孵了上去。六十四天也很快到了。到了这套晚上,掌灯时分,惠儿母子,和寿王,还有老管家,四个人一起在母鸡孵蛋的那个柳条筐外面等着。突然,柳条筐上面的布垫子被母鸡的脑袋顶开,然后抖了抖翅膀,跳了出来,众人赶忙举起蜡烛一看柳条筐里面,大吃一惊,鸡蛋壳已经破了,可是,不是一只小鸡,而是一个小鸡仔大小的小黑猪。众人吓得几乎眼睛掉出来。

可是,智清长老当初说了,不论生个什么,惠儿都要好好养着。

再回头来找那只老母鸡,这才发现,满院子现在似乎有几百只鸡,而且这些鸡都和那只老母鸡一个样,究竟是哪个,可就谁也搞不清了。

《妫水河志怪录》之水淹曹州

智清长老算得真准,第二天正午,高力士来宣旨:两条意思,一允许寿王李瑁的请假,让他去终南山修养,二是让惠儿去终南山边上的大唐兴国禅寺出家。赐名惠空和尚。

自此之后,惠儿,现在该叫惠空和尚就带着这个老鼠大小的小猪在大唐兴国寺出家。由于是代表王爷出家,又是天子敕封,待遇自然与别的不同。自己单独在一个院落,参禅打坐,不与其他众僧搅在一起。

这惠空和尚每天除了念经参禅,就是养那头小猪。自己在后院养了几头奶羊,每天挤点羊奶,放在手心,让这小猪来舔吃。这小猪长得倒是很快,三个月之后就赶上正常的小猪一个月大了。之前太小,这小猪晚上都谁在比火柴盒稍大点的盒子里,而后是放鸽子的笼子里。在之后,就是和惠空和尚一起睡了。

《妫水河志怪录》之水淹曹州

这头小猪每天喝奶,身上总是一股奶香,惠空和尚每天给它洗三遍澡,早中晚各一次。晚上睡觉前,还要给它熏会沉香。这小猪也自觉地很,每天到时候都自动去外面给他备好的地方大小便。总之,对惠空和尚很是粘人。平时无事,就静卧在惠空和尚面前,听他诵经。木鱼声声,青灯古佛,一只小猪,酣然而卧。窗外,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室内,高僧小猪,悠然自得。

时光过得很快,一晃,好多年过去了。惠空已经成为一位形容俊美的伟岸高僧,而那头小猪,此时已经成为远近闻名的猪王,那头猪,至少得一千斤重了。

《妫水河志怪录》之水淹曹州

而此时,已经到了天宝初年。安禄山和史思明在范阳这边的大小动作,玄宗其实早就了然于心,可是派去的郡守大多顶不住安禄山和史思明的糖衣炮弹,都做了他的金钱俘虏,朝廷在范阳地区缺乏一个有力的据点,甚是让玄宗着急。

此时寿王请旨,可以派自己的替身僧惠空去范阳地区作主持,成为秘密的为朝廷搜集情报的代理人。

就这样,惠空成为此时已经成为妫川郡的郡治所在延庆城南的敕建大唐归化寺的主持。

而惠空一来到归化寺,就立刻轰动了。

一是轰动他有一头巨大的黑猪。另外则是惊于他的美颜。特别是那些女施主更是疯狂膜拜。当他高居莲台讲经说法之时,讲述之动人,举止之潇洒,更是迷倒一大片。

无奈,惠空和尚,乃是得道高僧,那些别有企图的女施主无论怎么千般挑逗,百般献媚,都无济于事。已经成为当地的一个奇谭!

话说,就这样,惠空和尚利用这良好的条件,不断为朝廷送去各种珍贵的军事情报。

《妫水河志怪录》之水淹曹州

事情到了天宝十三年春天。这妫川城里来了一个美女。自称乃是安禄山的养女,是从遥远的西域的曹国来的,被安禄山称之为曹国郡主。据见过的人说绝对是国色天香,让人看了魂不守舍。他别是她 媚眼,只要对你飘来,那你是绝对立刻神魂颠倒。人送绰号——曹国观音。

这个曹国郡主,在莲花池畔打造了一个府邸,俨然青楼楚馆,每日里来往的不是大官显贵,就是奔走四方的粟特胡商。最为奇怪的是,很多慕名而来的青年男子进入到此,可就再也没有人见他们出来过。这就在妫川城里引起恐慌。后来有人说,这曹国郡主还在她的府邸养着一群狮子,那些狮子都是吃人肉的。

此论一出,就是更为令人恐慌。

《妫水河志怪录》之水淹曹州

当然,达官显贵、富商大贾们去是没有关系的。

那曹国郡主确实还牵着一头金毛狮子在街上走。当然后面是跟着几个金甲武士的。

惠空和尚早就知道,这里其实是曹国郡主给安禄山秘密筹集粮饷的地方。可是苦于怎么给他端掉。

而正是这个迁出狮子来遛弯让他终于得到了机会。

因为有人将这件事告到郡守那里去了,要求他彻查失踪的那些至少有三四十个青年男子的去向。当时正是初冬,可是天气却突降大雪,气温骤降,异常寒冷。一夜之间,妫水河就冻上了厚厚的冰。大批群众聚集到了府衙。最终被郡守以扰乱治安,威胁社会稳定为由给赶走。当时有人就说去求求惠空和尚,看看他是否有办法。就这样,这群黑压压的人就来到了归化寺。人们跪在寺前,将事情一说。惠空和尚道:“你等且回,待我寻一妥善之法。”

《妫水河志怪录》之水淹曹州

在一月圆之夜。惠空和尚,扮作士人,一身白袍,进了这曹国郡主府。

自然第一步是少不了几大锭耀瞎人眼睛的金子。

这才由妈咪带到曹国郡主的闺房。

惠空和尚,一看,这位郡主果然是古色天香,随之,捻然一笑,道:“我乃惠空和尚,看来今晚得渡你西天极乐了。”

那郡主柳眉高挑,杏眼含春,娇滴滴问道:“不知师傅欲行何法?”

惠空道:“双修欢喜!”

《妫水河志怪录》之水淹曹州

说着二人于巨烛之下,双修欢喜。但见,被翻红浪,双蛇缠绕。巫山云雨不足布,天地阴阳岂堪交?双方合修一个时辰,惠空暗道,如果不速战速决,我孤身在此,恐怕不利。随之气沉丹田,猛抖虎躯。就听那曹国郡主立刻大叫早已经不是人声了。郡主从惠空和尚怀中跳出,下身鲜血淋漓,扑到在床榻之上,毛血横飞,是一只气息奄奄的九尾红狐!

惠空和尚自语道:“何苦来哉!阿弥陀佛!”

他一伸手,将这红狐拎起仔细一看,不禁哑然失笑,竟然是一只雄狐!

惠空和尚长叹道:“徒有西施貌,竟是龙阳君!”

此话一出,那红狐不禁满面羞愧,趁着惠空和尚不在意,立刻化作一道红烟钻出窗外消失了。

《妫水河志怪录》之水淹曹州

惠空暗道:“穷寇勿迫。我且回寺。他既然已经受伤,自然应该暂时消停一段时间。”

其实对于惠空来说,此时最担心的是自己破了安禄山在范阳的筹集金银的据点,恐怕他会找自己的麻烦。而这朝廷派来的郡守是毫不管事的。

不过几天过去,对方没有动静。之后自然再没有丢失青壮年。

曹国郡主是狐妖,这事情是万不能说的,因此。暂时也就没有去查这院子里的狮子。只能另等机会。

然而,惠空和尚没有料到的是自己的千斤巨猪忽然生病了。也说不上怎么不舒服,但是见那猪似乎每天都要缩回去一点。

一时间,惠空和尚也没有什么法子。

《妫水河志怪录》之水淹曹州

晚间,那猪忽然对惠空和尚道:“你可以到北山海陀梁顶峰找一个猪石槽子,拿回来,给我喂饭,也许就好了。”

惠空和尚第二天孤身来到海陀梁顶峰,果然看到一个农家喂猪的石槽子,刚要低头搬起来,忽然听到有人喊:“着火了!”他抬头一看,哪里有火?四下打量之后,并没有发现有火,但是再低头看脚下的石槽子,却不见了。

就听空中传来一阵冷笑,一朵红云,飘然而去。

《妫水河志怪录》之水淹曹州

惠空和尚赶忙驾云追了过去。前面走的很快,他追的也不慢,几乎是前脚后脚。可是还是查了一头发丝的距离。前面那朵红云就落入一个红色光芒的禁地。

但见那里正在有头小猪被宰。惠空和尚立刻知道,这小猪就是自己家的猪的猪魂。不过不是全部,而是一点点。在这里每天宰一头猪,自己的猪就会缩小一点。

惠空冷笑道:“我给你留条活路,你却自寻死路。那就别怪我了。”

《妫水河志怪录》之水淹曹州

说罢,回到寺中,找来各位相亲,对他们说三天后我们这里要发大水,你们各自带上自己的家小,来到归化寺,到时候只要庙门进水,你们就趴到我的猪背上去。

众人都道:“那猪背能驼几个人?”

惠空和尚哈哈一笑,道:“信者得救。”而后他又说道:“三天后,你们带足肉包子。水中浮出黄色的水,你们就扔肉包子。如果是浮出红色的水,你们就扔石头。只要红色的水不浮上来,那就大功告成。”

言毕,众人分头回去准备不提。

在说惠空和尚,又找来两个石匠,凿了两个大石狮子,放在南门外,对众人道:“三天后见到这狮子眼睛红了,你们就往归化寺跑,意味着要发大水了。”有人痴痴窃笑,有人也是犹豫不定。

《妫水河志怪录》之水淹曹州

三天后,惠空和尚,来到南门外狮子的面前,咬破中指,用指血涂红了狮子眼睛。煞那间,就听到曹国郡主府中那几匹据说要献给长安皇上的狮子眼睛立刻流出血来。之后,身上莫名其妙燃气火苗,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几十头狮子全都倒毙,烧成灰烬。之后发现,竟然都是黄金!

再看空中早已经电闪雷鸣,下起了瓢泼大雨。往日潺潺的妫水河也如脱缰野马翻滚起来,不停地往上涨水。

大水很快将曹国郡主府给淹没了。

就见一道红水从郡主府骤然翻起,直扑大唐归化寺的山门。

《妫水河志怪录》之水淹曹州

此时,惠空和尚,纵身一跃,跳入翻腾的河水中,立刻不见了踪影,遂之而起的是一股黄色的水流。两股水流交织在一起。

此时人们才明白,这惠空和尚并非凡人!

黄水上来他们扔肉包子,而红色的水上来扔石头。

几经翻滚,多次来回。黄色的水流越战越勇,而红色的水流则慢慢的沉了下去。

当最后一股红色的水流沉下去后,河面上漂浮着的是几百头小狮子,肚皮向上,分明是淹死的。最后浮上水面的是那头九尾红狐。

《妫水河志怪录》之水淹曹州

惠空和尚跳出水面来到归化寺的山门,端坐在台阶上,双掌合什,正要施法,忽然闻听空中有声音喊道:“切莫赶尽杀绝。”

声音落下,祥云跟随,远来是观音菩萨,众人摩顶礼拜不已。菩萨道:这红狐本是给我看家护院的,这群狮子,本是我坐下金毛吼所幻化而成。说着,轻摆杨柳枝,红狐醒来,群狮合为一狮,菩萨跨了上去,有对惠空和尚道:“降龙尊者,你快去看看你的大猪罢,否则,你的这些水怎么泄下去?”

惠空回头一看,果然大吃一惊!刚才将众人驼在背上 的大猪,此时竟然比平时小了一半儿!

《妫水河志怪录》之水淹曹州

不禁哭了起来。那猪低声道:“快去带我疏通下水道。再耽误时间,我命休矣。这水可就存在此处了。岂非你我罪过?”

惠空止住眼泪,骑在猪背上,一股狂风,来到今天官厅湖畔通往永定河的的地方,那猪立刻身形渐长,高与海陀梁比齐,前腿蹬,后腿躬,摇动双耳,将大嘴直接插入地下,不停地往前推动,惠空在猪背上不停鼓气!

大猪前面开沟,后面积攒的洪水跟随而下,当最后一块大石头被大猪翻开,大猪晃动了身形,直接倒在了地上。身躯开裂,一条黑龙直冲云霄!惠空和尚骑在龙背上,也跟着消失不见了。那身躯巨大直接化成今日怀来官厅湖畔旧县城遗址所在地卧牛山!

《妫水河志怪录》之水淹曹州

那惠空和尚有人说是跑回长安给玄宗报信去了,安禄山要造反。

而有人说这惠空和尚根本就是唐代名相李泌。

究竟是谁,在晚唐已经是莫衷一是了。

当然,仅仅一年后,安史之乱爆发。玄宗幸蜀,贵妃惨死,虽然肃宗登基,郭子仪和李光弼等浴血奋战,但是依然不能阻止的是李唐开始衰败了。

大势已成,雄主空有万里计;孤木难支,蛟龙徒兴百丈涛。

《妫水河志怪录》之水淹曹州

是否真有此事,自然是姑妄言之,姑妄听之。但是从内容看本该称作是“水淹曹国”这曹国也是西域曹国郡主的简称,如当时称虢国夫人为虢国一般。

四库全书编纂,揣摩纪昀改为曹州,我想那不过是因为地近京城北门,如果有地名称之为“国”,虽然这是过去的称呼,可是也多少对十全天子乾隆爷含有些许不敬之意吧。不过他老人家一改,可就给后人又多了一层拆不去的谜团了。

《妫水河志怪录》之水淹曹州

看历史标签: 上一篇: 清明祭祖,说说老祖先盘古的故事 下一篇: 《妫水河志怪录》之五龙圣母 返回列表我要分享

相关推荐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猜你喜欢

看剧学史 / 华夏历史 / 世界历史

最近更新

最新排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