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看历史,为您展示全球历史知识 / 历史 / 二战 / 秦国 / 美国 / 战争 / 有翡 / 德国 / 文化 / 嬴政 / 日本
logo
您的当前位置:看历史 > 近代史 > 毛主席诗词,“寂寞披衣坐起数寒星”背后的脉脉温情

毛主席诗词,“寂寞披衣坐起数寒星”背后的脉脉温情

时间:2021-06-10 11:45:56来源:阅读:0

虞美人·枕上

 

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

 

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

 

晓来百念都灰尽,剩有离人影。

 

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

毛主席一生勤勉豁达、自信乐观,我们多读毛主席雄壮浑厚、波澜壮阔的诗词文章,却少读毛主席儿女情长、英雄气短的诗词文章。

自始至终,毛主席的格调都是高亢激昂的,在他所有的传世作品中,只有与杨开慧有关的几首词,才表现出了一个剥除政治家、革命家、领导者身份色彩以后,一个单纯的男性、丈夫身份的温柔与深情。

在这位有国无家、有公无私,一生英雄刚烈的伟人内心深处,依然保存着最初的温润柔和。

缘起:诗词公案

毛主席诗词漫谈,“寂寞披衣坐起数寒星”背后的脉脉温情
 
 
 

▲《蝶恋花·答李淑一》手迹

1957年,《诗刊》刊发了毛泽东一部分旧体诗,革命烈士柳直荀遗孀李淑一女士看过这份报刊以后,被毛式诗词的磅礴大气所震撼。于是,她给毛泽东去了一封书信。

在信中,她称赞了毛泽东的诗词,并希望以杨开慧密友的身份,求得早年在杨开慧那里听到的一首毛泽东为杨开慧所作的《虞美人》。

李淑一只记得该词起句为: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

毛泽东以该词不够好为名,委婉拒绝了李淑一这个请求,并另写下一首《蝶恋花·答李淑一》作为回复。

1989年,《湖南广播电视报》正式刊发了这一首《虞美人·枕上》,全词为:

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

夜长天色总难明,无奈披衣起坐薄寒中;

晓来百念皆灰烬,倦极身无恁。

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

该词第一次刊发时,上阙的最后一句和目前版本上阙的最后一句,下阙前两句和目前版本下阙前两句是不同的。

1994年,《人民日报》再次刊发了这首《虞美人》,全词内容更定为:

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

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

晓来百念都灰烬,剩有离人影。

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

至此,这首《虞美人》的版本才最终确定下来。

背景:别离

毛主席诗词漫谈,“寂寞披衣坐起数寒星”背后的脉脉温情
 
 
 

▲《虞美人·枕上》

关于本首《虞美人》的具体写作时间,一直具有较大的争议。唯一比较明确的是,该词现存的手稿是1973年,毛泽东二次誊抄的手稿。

另外,目前,比较普遍的观点认为该词最早写作于1921年,是毛泽东与新婚妻子杨开慧小别之时的感怀之作。

也有人论证过,该首词的形成时间应该在毛泽东刚与杨开慧相恋之时。词中感怀对象也有两种猜测,其一是毛泽东在韶山的原配妻子,其二是杨开慧。

当然了,也有一种更为夸张的猜测,是说这首词的原版,年老的毛泽东已不再记得,除去起句以外的其他诗句,是年老的毛泽东对自己年少时婚恋状况的综合写照。

不论怎么猜测,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此词的落脚点都是毛泽东表达对挚爱的相思之情。

1927年:杨开慧的手稿

毛主席诗词漫谈,“寂寞披衣坐起数寒星”背后的脉脉温情
 
 
 

▲杨开慧

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大肆捕杀共产党员,国民党反动政府以10块大洋的价码悬赏“红脑壳”。

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的毛泽东,处境变得极其危险。连带毛泽东的家人,他们的处境也变得极其危险。

这年9月,毛泽东想办法把杨开慧母子送回了老家,在阴暗简陋的老家,毛泽东与杨开慧的最后一次见面,竟成永别。

此时,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已经爆发,工农红军的队伍也开拔到了井冈山。

分居两地的夫妻,一个在干稍有不慎就会掉脑袋的宏图伟业;一个在老家时刻挂念着这个随时可能掉脑袋的人,一边还要周全自己的安危。

在杨开慧最后的时光里,她写下了大量的手稿,藏在了墙壁里,直到后来被人发现,我们才得以复原当年那个情真意切的场景。

毛主席诗词漫谈,“寂寞披衣坐起数寒星”背后的脉脉温情
 
 
 

▲杨开慧寄堂弟家书手稿

这是一位妻子对丈夫的思念,这是一位革命者对信仰的崇敬,这是一位母亲对子女的疼爱,这是一位普通人对家人的寄托。

此时的杨开慧已经看淡生死功名,她所挂念者,唯有家人而已。

1930年11月14日,年仅29岁的杨开慧应勇就义,毛泽东听闻噩耗,在给杨家的家书中写下了八个字:“开慧之死,百身莫赎”。

1920年,婚姻与小别

毛主席诗词漫谈,“寂寞披衣坐起数寒星”背后的脉脉温情
 
 
 

▲毛泽东与杨开慧

1920年底,已经相恋多时的毛泽东和杨开慧终于走进了婚姻殿堂。

这对夫妻迎来了他们人生中最幸福甜蜜的时刻。

然而,新婚燕尔,毛泽东却要踏上革命之路。

1921年2月,毛泽东离开杨开慧回到韶山老家过春节。

这年春末夏初,他离开杨开慧去多地考察教育情况。

六月,他第三次离开杨开慧前往上海参加中共一大。

参加完一大,他又短暂离开杨开慧去衡阳考察党组织建设问题。

十二月,他第五次离开杨开慧去安源煤矿考察工人阶级问题。

一年之中,毛泽东五次离家远行,现在,我们已经无法复原当时这对新婚夫妻内心的真实想法。

但通过毛泽东的词作和后期杨开慧的手稿,我们不难猜测,这种看似平常的离别,让他们夫妻之间产生了不少相思之苦。

英雄并非气短,儿女固然情长

毛主席诗词漫谈,“寂寞披衣坐起数寒星”背后的脉脉温情
 
 
 

▲毛泽东

1961年,年届古稀的毛泽东才将这首《虞美人》在原版的基础上润色之后,送人保存。

此时,杨开慧已去世31年,杨开慧与毛泽东的儿子毛岸英,也已去世11年。

一路风雨走来的毛泽东,与杨开慧的关系已经只剩下无尽的思念与回忆,或许还有说不清的自责。

之于共和国,毛泽东是伟人,是舵手,是伟大的革命导师。

之于杨开慧,毛泽东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

之于毛岸英,毛泽东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一个开创了新中国的伟人,却没有护得妻儿周全。

所以,我们大胆猜想,在1957年李淑一求词之时,毛泽东出于各种原因,没有把原词回复给李淑一,而是答复了一首雄伟中带有细腻的《蝶恋花》。

到1961年,毛泽东怀着无限的感念和深深的自责,将原词做了润色,才交给别人保存起来。

比如,在头版上阙中的“晓来百念皆灰烬,倦极身无恁”,修正成新版中的“晓来百念都灰烬,剩有离人影”。

“倦极身无恁”和“剩有离人影”两句的调换,已经把词中所描述的主语给换掉了。

原版中的“倦极身无恁”是指离家在外的毛泽东自己,而新版中的“剩有离人影”则是指已经离开的杨开慧。

当毛泽东脱下政治家、军事家、革命家的重重身份,剩下的,就是那个有血有肉、有喜怒哀乐的正常的毛泽东。

毛泽东,不是那个毛泽东!

毛泽东,还是那个毛泽东!

看历史标签: 上一篇: 《“友谊”,还是侵略?》伟人如何揭露精神侵略行径 下一篇: 毛主席诗词漫谈之二,“从此天涯孤旅” 返回列表我要分享

相关推荐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猜你喜欢

看剧学史 / 华夏历史 / 世界历史

最近更新

最新排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