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看历史,为您展示全球历史知识 / 历史 / 二战 / 秦国 / 美国 / 战争 / 有翡 / 德国 / 文化 / 嬴政 / 日本
logo
您的当前位置:看历史 > 近代史 > 德加:芭蕾舞女郎们的光影瞬间

德加:芭蕾舞女郎们的光影瞬间

时间:2021-06-15 10:54:39来源:阅读:0

德加:芭蕾舞女郎们的光影瞬间

在印象派艺术家中,德加是那最独特的一颗星。

相比较同时期其他艺术家对外光的迷恋,德加却在画室中对着人体痴迷不已,从公开场合的芭蕾舞女,到私密闺房中的浴女,德加以其线条与色彩之间近乎完美的圆融关系,同时融汇了古典主义和印象派绘画两者,与其他印象派画家拉开了距离,成为艺术向现代转型过程中极为独特的符号。

德加:芭蕾舞女郎们的光影瞬间

●《乐队中的音乐家》

当工业化大潮席卷世界,巴黎—这个尚算是世界文化艺术之都的城市,“一切固定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巴黎街头,一位老绅士手拄拐杖、身着礼服礼帽行走在咖啡馆林立、汽车飞驰的林荫大道上,这位老人已经失去了视力,耳边只能感受到来往马车、汽车交织的声音,远处圣雷扎车站传来的火车汽笛。他默默回到了自己在马西街的画室中,关上门,与外界的喧嚣自我隔离。

这便是德加的晚年生活。

德加:芭蕾舞女郎们的光影瞬间

●《镜前》

这位以描绘芭蕾舞女而出名的印象派画家,晚年却难称美满,一辈子单身,由一位女管家照顾他简朴的起居,而深居简出,将印象派、艺术圈所有的喧闹隔离在门外。屋内仅有陈旧的镀锌浴盆,穿着芭蕾舞裙的小舞者蜡像和画架上未完成的炭笔画;此时的他,由于视力衰退,而将重心转向雕塑艺术,很难想象,这是一位曾经的贵族公子哥。

那么,德加是如何走上艺术之路的呢?

德加:芭蕾舞女郎们的光影瞬间埃德加·希莱尔· 杰里· 德加,1834年出生在法国巴黎,作为银行世家,他的家庭相当殷实富有,祖父的艰苦创业和与意大利贵族的结亲不光为德加带来了衣食富足,更为德加营造了一份难得的古典艺术氛围。德加的父亲虽经营着银行,却对艺术有着狂热的爱好,这为德加的艺术兴趣与天赋提供了物质与精神的双重支持。由于亲戚的缘故,德加一生常往来于意大利和法国,血液中兼具了这两个民族的文化气质一一浪漫与深厚,同时也塑造了德加的矛盾性格一一孤傲与谦逊并存,暴躁与温和同在。这为德加未来的艺术与生活轨迹埋下了伏笔。

德加:芭蕾舞女郎们的光影瞬间

●《贝莱丽一家》1858-1867

11一18岁期间,德加就读于巴黎大路易中学,在这里他受到良好的古典文学训练。处于热爱,这期间,他在家中自学绘画,尤其喜欢那种流畅而清晰的古典线条。虽然中学毕业后他攻读过法律,但只维持了很短的时间。最终,他没能拒绝对艺术的爱,顺着他的直觉选择了艺术,在21岁那年考入巴黎美术学院,成为古典主义学院派艺术的拥簇。

对于德加艺术生涯的初期,古典主义,尤其是素描与线条的影响要远大于印象派的色彩。

德加:芭蕾舞女郎们的光影瞬间

●《Achille De Gas in the Uniform of a Cadet》 1856/57

他从临摹古代大师的作品开始,熟练地掌握了古典绘画技法,尤擅素描,并师从于古典主义安格尔大师的得意弟子路易斯·拉蒙。但彼时的古典主义以及其学院派的教育体系刻板、僵化,已难以适应那个时代,而逐渐成为新生代艺术家的禁锢。因此,持续不到两年,德加便受不了路易斯·拉蒙干瘪无生气的素描而索性离开。

但此时的德加还并没有丧失对古典主义的向往与信任,安格尔所教诲的“多画线条,凭记忆和写生画线条”始终是德加追寻的目标。为此,他先后到意大利、罗马、佛罗伦萨等地遍临博物馆的无数历代名作,使古典主义精神在其身心根深蒂固。1859年4月德加回到巴黎的时候,己经是一位极具古典主义传统的行家里手了,成为继安格尔之后古典主义的最杰出者。

德加:芭蕾舞女郎们的光影瞬间

●《女肖像》

可是个人无法执拗于时代,古典主义大厦将倾,近百年的僵化与禁锢,科学文化前所未有的爆炸式发展,人们在呼唤艺术的变革。

回到巴黎后的德加,依旧怀揣着古典的理想,开始在巴黎开设画室,主攻历史画和肖像画。历史画创作是新古典主义画派的传统,德加就是这样希望自己能够循着古典主义的道路,成为象安格尔那样的古典主义画家。这期间德加画了《练武的斯巴达少年》、《耶弗他之女》、《奥尔良城的灾难》等,但这一时期他的作品,并没有脱离学院派艺术的范畴,与其他艺术学院毕业的年轻艺术家没什么不同,因而并没有在巴黎发出自己的声音。

这对敏感而自傲的德加而言,实在是件难以接受的事情。

古典的理想破灭,他开始寻找新的出路。

德加:芭蕾舞女郎们的光影瞬间

●《自画像》

德加与印象派的相遇并不是一撮而就的事情。在他成为世界级大师之前,他的肖像画成为了他在茫然困惑时期的代表作。他即深谙古典主义传统,而受到它的滋养,却又在现实中处处碰壁。两者之间的矛盾写满了他这一时期的自画像中。他从古典的梦中逐渐醒来,开眼看世界了。比如这一副1855年创作的自画像,古典主义的绘画技巧在其上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示,金字塔般的经典构图,收放自如的用笔,处处体现着一个年轻古典主义画家的功底。但在其上却又有着忧郁与不安的表情,恰如这一时期郁郁不得志的心境。

出于对历史画和人物本身的兴趣,德加开始逐渐摒弃僵化的古典形式,并受到彼时现实主义绘画的影响,而强调人物的即兴和自然,让人物在“如无人观看”的状态下自然的表现内心的情感和性格。这成为他人物画贯穿一生的主轴,这一时期的肖像画,是德加对形象与性格的敏感加上古典技巧的结晶。

德加:芭蕾舞女郎们的光影瞬间

●《苦艾酒》

直至印象派的到来,德加的艺术生命方才真正的觉醒。

但这也依旧伴随着生活的痛楚,1870年,普法战争爆发,埃德加·德加与马奈一同加入国民军,在残酷的战争面前,艺术可以称之为渺小的。而上帝也没有因艺术而眷顾德加,在炮兵连的他,因严寒留下了不可治愈的眼疾,在晚年不得不放弃绘画。

到了1874年,战争虽然早已结束,灾祸却依旧降临。他的父亲去世了,一直在精神与经济上给于德加支持的他,留给四十岁儿子的是一笔巨额债务。丧父的悲痛中,他不得不出售画室中的收藏品,用以清偿债务。人生的起落对于曾经拥有过的人而言,痛楚格外的强烈。画家不得不开始为生活作画,为生计奔波。

德加:芭蕾舞女郎们的光影瞬间

●《生闷气》

随着法国革命运动的高涨,各种文艺思潮汹涌而至,鼓励艺术家们打破“艺术与日常生活的界限”,“打破自己过去作品中的那些束缚”。受此影响,以盖尔波瓦咖啡馆为聚集地的新画派逐渐形成。德加受到好友马奈的影响,也成为咖啡馆的一分子。年轻艺术家的革新与自己渴望突破古典绘画的想法不谋而合。他被雷诺阿、莫奈、毕沙罗所描绘的身边景致所深深吸引,那情景中的色彩与光线放佛能跃出画面,直抵人心。

是时候与占据他生命一半时光的希腊、罗马、古典主义英雄们道别了。他要开始表达巴黎的现代生活、现代人物了。

德加:芭蕾舞女郎们的光影瞬间

●《坐在花瓶旁的女人》

彼时的巴黎,去歌舞剧场观看芭蕾舞是当时欧洲贵族们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甚至成为贵族们审美高雅或低俗的一个评价标准。但即便如此,如同中国的戏子一般,那些表演芭蕾舞的女孩们却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她们出身并不高贵,只有生活贫困,无法养活儿女的人家才会把女儿送进芭蕾舞学校,这些孩子也不会得到正常的校园教育或者文化教育,而是枯燥乏味的基本功训练,经过了漫长的枯燥的训练之后表现好的有些天赋的才有机会登上舞台,这时距离表演主角的目标还是遥遥无期,有些人熬不过这漫长的等待就已经淘汰出局了,有的坚持下来了才有可能拿到那低微的薪资报酬。由于生活所迫或为了当上主角而沦为妓女的女孩也不在少数。

德加:芭蕾舞女郎们的光影瞬间

●《舞蹈课》

舞台上人体极致的美感,背后却隐藏着生活的无尽困苦。

芭蕾舞女,成为德加最为执着的题材。

在他看来,女郎们在台上五彩的聚光灯下富于变化的跳动与动作,恰好与他彼时追求运动的瞬间相吻合,与其他印象派以静物展现光影不同,德加是通过舞女的身体表现那绚烂多彩的颜色与线条。无论是他著名的《舞蹈课》、《芭蕾舞明星》,或是其他舞女手稿,舞动的线条将舞女纱裙与身体的质感塑造的恰到好处,整幅画面充满了张力。

德加:芭蕾舞女郎们的光影瞬间●《剧院大堂排练场地》

1874年,巴黎作家康考在一篇日记中写道:“我一整天都在那个名叫德加的画家画室中度过。他是一个古怪的家伙,现代生活中有这么多的花样,但他偏偏挑选洗衣妇和芭蕾舞女...这是一个白色和粉红色的世界....的确是表现哪种洁白、柔软色调的最佳选择。”

由于他对舞女的偏爱,人们甚至开始称呼他为“跳舞女郎的画家”。

德加:芭蕾舞女郎们的光影瞬间

●《舞蹈考试》

但他的作品却大多源自于自己的虚构,比如这一副《舞蹈考试》,德加只是将模特请到自己的画室中,跟她们聊天,记录下她们的神态与舞姿,最终根据创作意图,将这些草稿整理成一副油画作品,但在舞蹈考试中,却丝毫看不到拼凑的痕迹,整幅画面就像是艺术家亲身经历的一个瞬间,教练、舞蹈演员、家长都在排练大厅中,阳光斜射进来,教练以挑剔的眼光审视着每一个舞女的动作。德加将印象派的自由与张力与传统古典绘画的精微结合到一起,从而形成一个精心安排好的画面。

德加:芭蕾舞女郎们的光影瞬间实际上,德加是哪种很难归类的艺术家。如果他在十九世纪八十年代便去世,史学家们就很难将他归为印象派画家中了。他虽与大多数印象怕艺术家一样表达瞬间的印象,但在他的经营下,并不是简单地一个片段,而是承载了更深的含义与情感。

德加:芭蕾舞女郎们的光影瞬间

●德加水彩画作品《绿衣裙的芭蕾舞者》

同时在绘画传统上,印象派艺术家大多师从法国风景画大师柯罗、库尔贝及巴比松画派的体系发展而来,没有经过系统而深入的古典绘画训练,而且他们大多出身贫寒,缺少良好而系统的教育,所以他们大多漠视传统,远离学院,直接以绘画面对生活。但德加不同,他是彻彻底底的巴黎贵公子,汲取着古典的营养成长,从古希腊、罗马文艺复兴中的素描造型中获益良多,也因此对古典有着深深地眷恋和敬仰,这两种文化传统的不同也成为德加再后来独立于印象派绘画中的根本原因。

德加:芭蕾舞女郎们的光影瞬间●德加作品《彩排》

1885年,德加视力开始衰退,性格亦越发越孤僻。在参加完印象派第八届画展后的他,艺术创作上进入了黄金时期,但他察觉到视力与年岁不可避免的衰落后,心情跌入了谷底。

德加:芭蕾舞女郎们的光影瞬间●德加作品《舞台上的芭蕾舞彩排》

“如果您是个单身汉,而且己经上了五十岁了,那您也许会处在这样一种当口上:这时人就象一扇窗子一样关上了,而且还不仅仅对自己的朋友关上了。我过去以为我有的是时间,我要做什么,谁也阻挡不住。并且,尽管我有种种烦恼,尽管我的精力衰退,我从来没有对我会在某一天早晨恢复过来而灰心、失望过。我把我的一切计划都放在了柜子里,钥匙总是随身带着,可是现在,我把钥匙丢了……”

德加:芭蕾舞女郎们的光影瞬间●德加作品《准备上场的芭蕾舞者》

这种对生命消逝的恐惧和对艺术生命般的追求,使得德加下定决心在自己的艺术之路孤独的走下去。他在马西街租下房子,放弃了咖啡屋、剧院的生活,也不再外出晚餐。更不在参加任何展览,从此与喧闹的艺术圈自我隔离,绘画成为唯一的事情。他变得更加孤傲,除了他的艺术任何事都激不起他的兴趣,甚至当他的朋友说服法国政府收藏购买他的作品时,被他生生赶出了屋子。他变成朋友们眼中“可怕的德加”。

德加:芭蕾舞女郎们的光影瞬间●德加水彩画作品《蓝衣舞者》

“一边是爱,一边是工作,而心只有一颗。”

从1886年隐居直至1918年去世,这段时间被认为是德加最为辉煌的时期,也是他从古典传统,经由印象派绘画,走向现代艺术的实验过程,他被认为是美术史上承前启后的艺术大师。在他之后,塞尚的新视觉、高更的象征、梵高的表现开启了现代艺术的黄金时期。

德加:芭蕾舞女郎们的光影瞬间●《等待》

德加:芭蕾舞女郎们的光影瞬间

德加:芭蕾舞女郎们的光影瞬间

德加:芭蕾舞女郎们的光影瞬间

德加:芭蕾舞女郎们的光影瞬间

德加:芭蕾舞女郎们的光影瞬间

德加:芭蕾舞女郎们的光影瞬间

德加:芭蕾舞女郎们的光影瞬间●《赛马》

德加:芭蕾舞女郎们的光影瞬间

看历史标签: 上一篇: 华佗怎么死的?揭秘华佗丧生真相,让我们对伤医事件说不 下一篇: 劳特累克:一个侏儒的妓女、舞女、绘画、酒精 返回列表我要分享

相关推荐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猜你喜欢

看剧学史 / 华夏历史 / 世界历史

最近更新

最新排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