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看历史,为您展示全球历史知识 / 历史 / 二战 / 秦国 / 美国 / 战争 / 有翡 / 德国 / 文化 / 嬴政 / 日本
logo
您的当前位置:看历史 > 近代史 > 铁钉杀母案:北宋神宗年间安徽太湖“铁钉杀母案”全解

铁钉杀母案:北宋神宗年间安徽太湖“铁钉杀母案”全解

时间:2021-06-15 11:09:26来源:阅读:0

北宋元丰元年(1078)的春夏之际,舒州太湖县(今安徽省太湖县)发生一桩震动朝野的投毒谋杀案。官宦子弟陈世儒从京都开封被派往安徽太湖出任知县,很快就被召回京城,连妻妾带佣人,全家共19人被杀头,7人被判死缓,原因是谋害亲母张氏;手段是先施毒药,后用铁钉钉入脑门(一说是铁钉贯入胸口)。有人说,这就是《包青天》中“铁钉案”的原型,也有人称陈世儒被杀有冤屈隐情。

元丰元年,前国子监博士、太湖县知县陈世儒的庶母去世,其在呈报朝廷的丁忧条陈中称母亲死于突发心绞痛。本来此事寻常,陈家发丧还归京师,陈世儒按惯例丁忧守制(官员遇父母丧事须停职守孝)。谁料六月份,一名从陈府逃出的奴婢,跑到开封府衙,检控陈母并非死于急病,而是中毒而亡。时任开封府尹苏颂,正直持稳,闻报立即组织军巡院(京师法院)的官员推鞫此案,经仵作检验,陈母确有中毒迹象,更吓人的是,其脑袋还钉有一根致命的大铁钉,死于谋杀是毫无疑问的,那么,到底是谁谋杀了她?

据陈府的奴婢们供称,“诸婢以药毒之,不死,夜持钉陷其骨以丧”,然事情可能并没有那么简单,一番审讯,露出一条可怕的线索:陈世儒之妻李氏与家婆素来不合,曾跟众婢说过“博士一日持丧,当厚饷汝辈”之言,这显然是在暗示婢女杀了陈母领赏,随后陈母果然被杀,李氏自然难逃主谋嫌疑。现在的问题是,陈世儒知不知情?有没有参与弑母?

北宋神宗年间安徽太湖“铁钉杀母案”全解

 

陈世儒出任太湖知县之前,曾是国子监博士,国子监是当时最高学府,内设国子学、太学、律、算等学科,其中国子学设有博士五人,陈世儒这个正五品的京官,怎么被外放安徽太湖县任七品芝麻官呢?其中原因,史书并无记载,我们或能从陈世儒的家世中,略作推测。陈世儒的父亲叫陈执中,宋仁宗时两度出任宰相,在做地方官时,陈执中曾上书年事已高的宋真宗,建议早立太子。宋真宗正值患病,无人敢提立太子之事,当他看到这样一份奏疏时,特意召见陈执中,交谈中皇帝对陈执中的见地非常赏识,太子很快确立,就是后来的宋仁宗。

宋仁宗在庆历三年(1043)决定采用王范仲淹的建议推行新政;庆历五年(1045),陈执中升任宰相,但他是保守派代表,反对范仲淹变法——这样一个“唱反调”的人,为什么皇帝还要重用他?有人当宋仁宗的面问:“是不是当时立太子时,陈执中立了功,所以陛下要报答于他?”宋仁宗说不是,是因为陈执中办事、说话光明磊落,从不隐瞒真情。这样一位权倾朝野的大臣,他的儿子被派往偏僻的太湖任知县,应该是为重用作准备。可母亲去世的消息,比提升他的调令来得更快!陈世儒在太湖县的官椅还没坐热,便火速奔丧回京。

陈世儒的母亲张氏,是父亲陈执中的小妾,陈执中有几个女儿,陈世儒是他与小妾张氏的独生子,陈执中去世时,张氏还很年轻,宋仁宗特意安排送张氏进了一座道观,让她做了道士。陈世儒长大后,中了进士当了官,并娶了当朝天章阁待制李中师的女儿李氏为妻,这门亲事,可谓门当户对。天章阁,相当于皇家图书馆;天章阁待制,是皇帝的文学侍从,官阶二品,与副宰相相当。另外李中师还是老宰相吕夷简的孙女婿,也就是说,陈世儒是老宰相吕夷简的曾外孙女婿,而现在吕夷简的儿子吕公著又是同知枢密院,属于副宰相级别的人物。

北宋神宗年间安徽太湖“铁钉杀母案”全解

 

这宗骇人听闻的人伦大案在开封府审了大半年,还是未能结案,军巡院的官员认为,李氏并未“明言使杀姑,法不至死”,苏颂也倾向于认为陈世儒并不知情。然而这时,整个京城已在传播陈世儒合谋杀母的小道消息,流言四起,说开封知府苏颂意欲包庇陈世儒夫妇,连神宗皇帝也被惊动,召见苏颂交待:“此人伦大恶,当穷竟。”苏颂答道:“事在有司,臣固不敢言宽,亦不敢谕之使重。”表明了他不偏不倚、不干预有司审讯的立场。也难怪流言纷起,陈氏夫妇具有如此显赫的身世,谁敢保证他们不会动用关系请托说项、干预司法?

事实上,案发之后,陈妻李氏便求告她的母亲吕氏:开封府快要抓我了,请母亲快跟公著叔公说说,请他去跟苏颂疏通疏通关系。吕氏当即“夜至公著所如女言”,不过吕公著是一位正派人,拒绝了她的请托,吕氏只好“涕泣而退”。吕公著虽没有出面,但他的侄子、大理寺评事吕希亚,以及陈世儒朋友之婿、赞善大夫晏靖却是过问了案情。

来自李氏和女佣高氏的“口供”是:高氏等佣人受主妇李氏的授意,先用毒药准备毒死张氏。不料张氏毒而未死,然后,他们又在夜间,将铁钉钉进老人的脑门,直至老人死亡。婆媳之间有什么矛盾,能使媳妇动意谋杀婆婆?文献记载很清楚:是借此让陈世儒“丁母忧”,即因母亲去世而回京城守丧,更进一步说,就是李氏不愿意让丈夫去那遥远偏僻的山城小县当差,希望他在家团聚。现在,人们还能看见这样的记载:说李氏授意女佣杀死婆婆,是经与丈夫商量的,也就是说,陈世儒也是主谋之一。陈世儒被逮、被杀,采信的证据就是这一条。

北宋神宗年间安徽太湖“铁钉杀母案”全解

 

可能正因牵涉到如此庞大的政治势力,陈世儒案出现了“狱久不决”的局面。元丰二年(1079)正月,有御史称开封府官员“所鞫不尽”,没有认定陈世儒知情弑母,不能再让他们接审下去,所以案子移交至大理寺别勘。此时苏颂也因另外一个小案,被御史弹劾“故纵”,被贬到濠州当知府,陈世儒案由此进入大理寺主持重审的阶段。大理寺发现,本案初审时存在循私包庇的嫌疑:陈世儒的岳母吕氏“因缘请求”,致使军巡院原勘官“改易情节,变移首从”,为陈世儒夫妇脱罪。

恰好大理寺丞贾种民是新党中人,正欲借陈世儒案打击旧党(吕公著是旧党领袖),因此便以“陈氏姻党干求府政”为由,“欲蔓其狱”,先后将吕希亚、晏靖,还有吕公著的女婿全部逮捕。已被贬到濠州的苏颂也受牵连入狱,贾种民要苏颂指控吕公著曾经向他请托,苏颂坚决不干这种事,说,“诬人死,不可为已。”后来证明,吕公著本人并未干预司法,不过苏颂因向别人透露过案情,所以被罢去濠州知府之职。

案子至此已渗入政治斗争的因素,这样审下去,只会越发复杂,所以元丰二年(1079)八月,神宗下诏,又将案子从大理寺移交御史台。九月份,御史台终于宣布结案:认定陈世儒夫妇合谋杀害陈母的事实,因陈世儒不愿呆在太湖当知县,便默许妻子教唆婢女毒杀母亲,以借丁忧的机会回到京城 真令人难以置信,世间竟然有这样的儿子?宋神宗倒是感念陈世儒之父陈执中,想要留世儒一命:“(陈执中)止一子,留以存祭祀何如?”但御史中丞蔡确不答应,反问大逆不道之罪,“可赦邪”。最终陈氏夫妇及参与谋杀案的婢女,共19人均被判死刑,开封府原勘官因故纵人罪,皆受处罚,大理寺的法官借故扩大打击面,也被罚铜,次年大理寺丞贾种民又被降职,吕希亚、晏靖也因交涉司法而贬官。

北宋神宗年间安徽太湖“铁钉杀母案”全解

 

现在有人认为,陈世儒其实对众婢毒杀陈母一事并不知情,他是冤枉的,是神宗朝新旧党党争的牺牲品。不过我觉得可能性值得商榷,因为旧党执政后,保守派代表司马光出任宰相,如果陈世儒确有冤情,平反并不难,但此案一直都没有人提出平反。

但就杀人动机而言,陈世儒和妻子如果只是想找一个回城的“理由”,那么,杀母奔丧是否惟一的办法呢?陈世儒去太湖之前,是国子博士,一个五品京官,家里有后来被杀的女佣17人、被判处死缓的佣人7人——至少有24名家佣,这说明其家境是相当殷实的,他可以不上班,可以装病,请事假——宋朝时,官员借口种种而拒不赴任的现象常见,这都可以达到与妻子李氏团聚的目的。他还可以将李氏带着,去山城小县观光闲游。退一步讲,李氏真的怂恿佣人去杀婆婆,找一两个佣人密谋似乎可以理解,当那么多佣人的面说出这种“计策”,可能吗?为了回家而将老母杀掉,要将这一“计策”与一名“国子博士”的智商联系起来,实在太难!因此,这起妻杀母案,至少陈世儒知情的可能性不大。

北宋神宗年间安徽太湖“铁钉杀母案”全解

 

实际上,在案子的审理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党争的影子,且宋代的司法系统,也做不到完全独立于政治纷争之外,不免受党争的影响。但我们也应该承认,在那个时候,显赫门第之内发生了这么一桩谋杀案,疑凶的政治势力再大,也不可能将案子压下,还是要走上司法审判的程序。即便出现了“陈氏姻党干求府政”的情况,也立即遭到另一派的抵制与抗议。从制度的角度来看,这是因为宋代的政治保持着明显的竞争性与制衡性,不仅表现为派系的党争,还体现在“执政-台谏”的二权分立结构上。被拖入陈世儒案的吕公著珍惜名节、操守,始终不敢滥用权力干涉司法,也值得称道,不过话说回来,在富有竞争性的政治场中,假如吕公著插手了不该插手的司法,立刻就会被政治对手或者台谏官抓住把柄,最终身败名裂的还是他自己。

看历史标签: 上一篇: 有人拍到奥特曼“奥特曼”引中日网友点赞 下一篇: 孟小冬照片灵异事件,美艳不可方物?老照片见玄机 返回列表我要分享

相关推荐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猜你喜欢

看剧学史 / 华夏历史 / 世界历史

最近更新

最新排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