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看历史,为您展示全球历史知识 / 历史 / 二战 / 秦国 / 美国 / 战争 / 有翡 / 德国 / 文化 / 嬴政 / 日本
logo
您的当前位置:看历史 > 历史趣闻 > 苏轼的人生四味:密州的酸、杭州的甜、黄州的苦、儋州的辣

苏轼的人生四味:密州的酸、杭州的甜、黄州的苦、儋州的辣

时间:2021-06-04 12:11:16来源:阅读:0

说起苏轼,想必大家都不陌生。苏轼是北宋顶级大文豪,也是大名鼎鼎的美食博主。他是美食界最会写文章的人,也是文学界最会制作美食的人。

苏轼的人生四味:密州的酸、杭州的甜、黄州的苦、儋州的辣

苏轼一生经历曲折,却又天生乐观放达。他热爱美食,美食中那些酸甜苦辣的味道,像极了苏轼的人生。

熙宁七年(1074年)秋天,苏轼由杭州通判调任密州知州,从“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的杭州,贬到民生凋敝、偏僻闭塞的密州,苏轼的心情有些惆怅。

苏轼的人生四味:密州的酸、杭州的甜、黄州的苦、儋州的辣

苏轼非常怀念杭州,对密州是比较抗拒的。他在初到密州时,曾写信给弟弟苏辙,其中有这么几句:

孤馆灯青,野店鸡号,旅枕梦残。渐月华收练。晨霜耿耿,云山摛锦,朝露漙漙。世路无穷,劳生有限,似此区区长鲜欢。

苏轼来密州以后,非常不习惯这里的生活。而且还要忙着治理蝗灾、救济灾民、惩治匪贼,也让苏轼焦头烂额。显然日子不太好过,不过苏轼倒也看得开,没有自怨自艾。

苏轼的人生四味:密州的酸、杭州的甜、黄州的苦、儋州的辣

苏轼在密州时,曾梦见自己的亡妻王弗,感慨万千,夜不能寐,写了一首悼亡词。这首悼亡词就是非常有名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那时王弗已经逝世十年了,葬在四川眉山,而苏轼当时人在山东密州。

苏轼那时心里一定酸酸的吧,就算他千言万语想和王弗说说,却阴阳两隔,无从说起。他回想起昔日和王弗的恩爱时光,不禁悲从中来,泪流满面。

一句“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包含了太多的辛酸;一句“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包含了太多的心酸。

苏轼的人生四味:密州的酸、杭州的甜、黄州的苦、儋州的辣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这十年当中,苏轼历尽沧桑,40岁的他就已经两鬓斑白。曾经恩恩爱爱的妻子,也早已化作千里之外的一座孤坟。所谓酸楚,大抵如此。

苏轼人生最快乐的时光,是他在杭州渡过的。

苏轼曾两次在苏州任职,第一次是宋神宗熙宁四年(1071年),他因为反对王安石变法,而被贬到杭州任杭州府通判,这是个没什么实权的副职。

苏轼的人生四味:密州的酸、杭州的甜、黄州的苦、儋州的辣

这样的职位,显然无法让苏轼发挥政治才能,不过在官场之外,他也找到属于自己的乐趣,他醉心于西湖美景,流连忘返,还为西湖写过诗: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另外,苏轼在感情方面,也有收获。他认识了19岁的王朝云,并把她纳为小妾。在往后苏轼颠沛流离的人生旅途中,王朝云一直陪伴左右,不离不弃。让苏轼颇感欣慰。

苏轼的人生四味:密州的酸、杭州的甜、黄州的苦、儋州的辣

苏轼在杭州通判任上待了3年,尽管没做出什么成绩,但江南繁华地,有美景和美食,苏轼过得相当不错。

元祐四年(1089年),朝廷新党和旧党斗争非常激烈,苏轼不想引火烧身,于是自请出京到地方为官,朝廷任命苏轼为杭州知府,苏轼再次回到了杭州,这次又待了3年。

这次苏轼充分发挥自己的政治才能,为杭州百姓做了不少好事。其中典型的事例就是疏浚西湖,让西湖焕然一新,得到一致好评。苏轼在西湖最深的地方,立了三座石塔作为纪念,就是今天的三潭印月。

苏轼的人生四味:密州的酸、杭州的甜、黄州的苦、儋州的辣

苏轼还把从西湖挖出来的淤泥,和石头混在一起,筑了一条长提,横贯西湖、连接六桥,大大方便了游人。这处长提就是现在非常有名的苏公堤。

苏轼在杭州知府任上,始终以百姓为念,得到了杭州百姓的高度评价和一致爱戴。杭州的工作生活,也让苏轼感到格外舒心。

苏轼在被调任湖州知州以后,按惯例给宋神宗上表表示感谢。不过苏轼多少有些书生意气,在文章里暗暗发牢骚,被政敌抓住了把柄。

苏轼的人生四味:密州的酸、杭州的甜、黄州的苦、儋州的辣

陛下知其愚不适时,难以追陪新进;察其老不生事,或能牧养小民。

就是这几句话,让苏轼遭遇了人生最大的危机,他的政敌想置他于死地,不过好在宋神宗怜惜苏轼,只是贬他为黄州团练副使。

御史李定、舒亶、何正臣摭其表语,并媒蘖所为诗以为讪谤,逮赴台狱,欲置之死,锻炼久之不决。神宗独怜之,以黄州团练副使安置。

这就是历史有名的乌台诗案。乌台诗案对苏轼是一个沉重打击,也是苏轼人生的转折点。黄州是个穷地方,而所谓的团练副使更是个闲职。而在乌台诗案之前,苏轼是北宋政坛炙手可热的新星,突然被贬黄州,苏轼的苦闷可想而知。

苏轼的人生四味:密州的酸、杭州的甜、黄州的苦、儋州的辣

到了黄州以后,苏轼给自己取号“东坡居士”,后世也常以苏东坡称呼他。

轼与田父野老,相从溪山间,筑室于东坡,自号“东坡居士。”

苏轼明面上的身份是黄州团练副使,但实际上是戴罪之身,受到黄州地方官的监管,不得随意走动,他几乎没什么人身自由。苏轼对此心知肚明,却又无可奈何。

苏轼的人生四味:密州的酸、杭州的甜、黄州的苦、儋州的辣

苏轼在黄州的日子过得十分辛苦,缺衣少食,囊中羞涩。苏轼只得带着全家人在黄州开垦荒地,耕田种地,种植粮食和蔬菜。

尽管如此,苏轼还是很会苦中作乐,他在黄州发明了东坡肉,是一道传世名菜。为了排遣心中的苦闷,他还常常到黄州的赤壁矶游玩,写下了著名的《前赤壁赋》和《后赤壁赋》以及《念奴娇·赤壁怀古》。

苏轼的人生四味:密州的酸、杭州的甜、黄州的苦、儋州的辣

虽然黄州的日子清苦,但却是苏轼文学创造的巅峰,他在黄州留下的了大量的传世之作。其中我个人最喜欢的,就是这首《定风波》: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好一个“一蓑烟雨任平生”,这样的苏轼,才是我们熟知的苏东坡。

苏轼晚年,曾经被流放到海南儋州。儋州也是苏轼仕宦途中的最后一站。在当时,整个海南都是蛮荒烟瘴之地,条件非常艰苦,比黄州还要惨很多。如果黄州对苏轼而言是苦,那么儋州绝对是辣。

苏轼的人生四味:密州的酸、杭州的甜、黄州的苦、儋州的辣

那时苏轼已经62岁了,却要遭这份罪。苏轼临去儋州之前,甚至做好了死在儋州的准备。他不忍心全家人遭那份罪,只带上幼子去了儋州。

苏轼刚到儋州,甚至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幸亏得到了当地人的帮助,才有了安身立命之所。

环境恶劣,官职低微,俸禄微薄,朝不保夕,这就是苏轼在儋州面临的处境。

苏轼的人生四味:密州的酸、杭州的甜、黄州的苦、儋州的辣

虽然日子很辣,不过苏轼在儋州做了很多教化百姓的事,特别是在文化教育上,贡献非常大。

北宋苏文忠公来琼,居儋四年,以诗书礼教转化其风俗,变化其人心。

他自己也常为此感到自豪,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

苏轼还在儋州发明了一道美食“碳烤酒煮生蚝”,他觉得这是人间美味。甚至悄悄给在惠州的儿子写信说:“无令中朝大夫知,恐争南徙,以分此味!”

苏轼的人生四味:密州的酸、杭州的甜、黄州的苦、儋州的辣

苏轼在儋州待了3年,适逢朝廷大赦,苏轼得以回到中原。苏轼在北归途中,路过真州的金山龙游寺时,曾经赋诗一首:

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苏轼以自嘲的口吻,回顾了他人生中的三次低潮,那些苦啊、辣啊,并没有让他一蹶不振,他一直坚持做一个乐天派。

苏轼的人生四味:密州的酸、杭州的甜、黄州的苦、儋州的辣

几个月后,苏轼在常州病逝,享年65岁。他静悄悄地走完了自己的一生,生命中那些酸甜苦辣,成就了苏轼,他让我们看到了人生的真谛。品尝过酸甜苦辣,才是完整的人生。

看历史标签: 上一篇: 人生若只如初见,徐志摩和林徽因的爱恨纠葛 下一篇: 从晋武帝晚年对身后事的安排,看西晋如何走向崩溃 返回列表我要分享

相关推荐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猜你喜欢

看剧学史 / 华夏历史 / 世界历史

最近更新

最新排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