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看历史,为您展示全球历史知识 / 历史 / 二战 / 秦国 / 美国 / 战争 / 有翡 / 德国 / 文化 / 嬴政 / 日本
logo
您的当前位置:看历史 > 历史趣闻 > 以琅琊王氏的兴衰,探讨东晋初期门阀政治格局的形成、挑战和维持

以琅琊王氏的兴衰,探讨东晋初期门阀政治格局的形成、挑战和维持

时间:2021-06-04 12:11:48来源:阅读:0

琅琊王氏是第一个执掌东晋的士族,也是琅琊王氏确定了东晋的士族门阀政治。琅琊王氏的王敦和王导、王旷等人,于西晋末年追随琅琊王司马睿渡江,来到江东地区,助力司马睿建立东晋王朝。

以琅琊王氏的兴衰,探讨东晋初期门阀政治格局的形成、挑战和维持


这幅图片,描述的就是琅琊王氏族人,追随司马睿时的情景。

东晋王朝的建立,琅琊王氏居功至伟,而王敦和王导也东晋建元的首席功臣。东晋建立后,琅琊王氏和东晋王朝的关系,经历了一系列变化,最终琅琊王氏失势,被颍川庾氏取代,但门阀政治却得以延续。琅琊王氏的兴衰,和东晋初期门阀政治格局的形成、面临的挑战和得以维持有着重大关系。

王与马共天下

司马睿初到江东时,由于他只是西晋宗室的远支旁系,和西晋宗室的血缘关系非常远。再加上司马睿也没有功绩,导致他名望极低。司马睿到江东一个多月,当地的世家大族没有人来拜访他。

王导深知,司马睿如果要在江东立足,就必须取得江东士族的支持。于是他劝说司马睿,“贺循、顾荣是江东最有名望的人,如果能取得他们的支持,那么在江东立足就非常容易了。”


以琅琊王氏的兴衰,探讨东晋初期门阀政治格局的形成、挑战和维持


随后王导亲自拜访江东士族的代表人物贺循、顾荣,并安排贺循、顾荣拜见司马睿。贺循、顾荣归附之后,其他江东士族也都纷纷归附。此举为司马睿立足江东,迈出了关键的一步。

帝乃使导躬造循、荣,二人皆应命而至,由是吴会风靡,百姓归心焉。自此之后,渐相崇奉,君臣之礼始定。-《晋书·王导传》

王导极力促成南北方士族合作,共同拥护名望尚浅的司马睿,维持了江东地区的稳定。王敦则统帅军队,消灭了华轶、杜弢等敌对实力,攻取了江州、湘州、荆州、广州等地,把司马睿的地盘,从扬州一地扩大到整个江东。

王导维持政局,王敦开疆拓土。这对司马睿而言,显然是极为有力的支持。不过相对而言,王导的作用要比王敦的作用更重要一些,司马睿也更看重王导一些。毕竟王导一直在司马睿身边,很早就和司马睿友善。司马睿视王导为股肱之臣,称赞王导为“吾之萧何”。

西晋灭亡后,司马睿在南北方士族的共同拥戴下,登基称帝。在登基仪式上,司马睿拉着王导的手,要让王导也一起坐龙椅,被王导婉拒。

及帝登尊号,百官陪列,命导升御床共坐。导固辞,至于三四,曰:“若太阳下同万物,苍生何由仰照!”帝乃止。-《晋书·王导传》

东晋建立后,王导出任宰相,在中枢执政;王敦出任荆州刺史,在方镇掌兵。除了王导、王敦,琅琊王氏的其他子弟,也都纷纷担任东晋的高官要职。琅琊王氏由此掌控了东晋的朝政大权。


以琅琊王氏的兴衰,探讨东晋初期门阀政治格局的形成、挑战和维持


琅琊王氏当时显赫一时,社会上甚至有“王与马共天下”之说,足见琅琊王氏的显赫。琅琊王氏的兴盛,也标志着东晋以“士族与司马氏共天下”为基础的门阀政治就此确立。

司马睿试图重振皇权,遭琅琊王氏强势反击

琅琊王氏执政,司马睿则被架空,当时被人称作“白板天子”,没有什么权力。司马睿不满大权旁落,毕竟自己才是皇帝。为重振皇权,司马睿提拔并重用刘隗、刁协这两个出身微寒的儒士进入朝廷参政,并逐渐疏远王导。

王导被任命为司空以后,其手中的权力逐渐被刘隗和刁协夺走,朝廷也由刘隗和刁协执政。王导受到司马睿疏远和冷落以后,举止和平常无异,有点宠辱不惊的感觉。

以琅琊王氏的兴衰,探讨东晋初期门阀政治格局的形成、挑战和维持

王导保持淡定,取得了士族的同情和敬重。反观刘隗和刁协陷入了孤立之中。一来是因为他们素无名望,却取代了劳苦功高的王导,显然说不过去。二来刘隗和刁协执政时,他们的执政策略,也以抑制士族豪强为主,引起了士族的极大不安。

打压了中枢的王导之后,司马睿又盯了荆州的王敦。当时王敦手握重兵,控制着上游方镇。为了对付王敦,司马睿“以尚书戴若思为征西将军、都督司兖豫并冀雍六州诸军事、司州刺史,镇合肥;丹阳尹刘隗为镇北将军、都督青徐幽平四州诸军事、青州刺史,镇淮阴。”

司马睿外放刘隗出任镇北将军,并启用江东旧臣戴渊出任征西将军。当然是想逼王敦就范,可惜他失策了。

以琅琊王氏的兴衰,探讨东晋初期门阀政治格局的形成、挑战和维持


王敦很快以“诛杀刘隗,为王导伸冤”为名,起兵造反。王敦从武昌起兵,大军沿长江顺流而下直逼建康。王敦造反后,让当时身在建康的王导陷入了危机。毕竟王敦和王导是同族的堂兄弟。

王导有惊无险,对王敦造反之举保持沉默

王敦起兵造反以后,王导带着一家二十余口,跪在宫门口向司马睿请罪。不过司马睿并没有处理王导,反而大力安抚王导。

导率群从昆弟子侄二十余人,每旦诣台待罪。帝以导忠节有素,特还朝服,召见之。导稽首谢曰:"逆臣贼子,何世无之,岂意今者近出臣族!"帝跣而执之曰:"茂弘,方托百里之命于卿,是何言邪!"乃诏曰:"导以大义灭亲,可以吾为安东时节假之。"-《晋书·王导传》

司马睿之所以没处理王导,原因有三:

一、王导是东晋建元的大功臣。如果没有王导促成南北方士族共同支持司马睿,司马睿登基称帝的可能性非常低。王导和江东士族的共同支持,才使得司马睿能建立东晋。

二、王导并没有参与王敦之乱。王敦发难后,王导并没有附和,而是以“乱臣贼子”称呼王敦,并故作姿态地表示要和王敦划清界限。

三、王导在士族中拥有极高的威望。王导对东晋的贡献有目共睹,名望极高。士族也一致奉王导为士族领袖,而士族则是东晋的统治基础所在。

以琅琊王氏的兴衰,探讨东晋初期门阀政治格局的形成、挑战和维持


出于以上几点考虑,司马睿终究没有处理王导。不过王导此时的表现,却值得玩味。他口口声声称王敦为乱臣贼子,却没有号召天下人讨伐王敦,而是一直保持沉默。以王导的威望,只要他振臂一呼,肯定是应者云集。但他却没有这么做。

王导之所以保持沉默,当然是为家族利益考虑。毕竟王敦的势力,是琅琊王氏兴盛的重要保障。他没有理由去讨伐王敦。

还有一点,那就是王导对司马睿过河拆桥的行为,其实是心存不满的。司马睿依靠王导和琅琊王氏才能登上帝位。结果司马睿刚坐稳龙椅就打压琅琊王氏,这当然让王导心存不满。王敦出兵“教训”司马睿,王导乐见其成。

以琅琊王氏的兴衰,探讨东晋初期门阀政治格局的形成、挑战和维持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王导对司马睿破坏“士族与司马氏共天下”的门阀政治格局无法接受。司马睿想摆脱以琅琊王氏为代表的士族的控制,自己乾纲独断,就必须打破“士族与司马氏共天下”的门阀政治格。这是不可能被王导所接受的。

士族倒向王敦,司马睿一败涂地

王敦起兵造反后,不仅是王导,整个士族都乐见其成。所以他们都或明或暗地支持王敦。在缺乏士族支持的情况下,司马睿最终一败涂地,被迫向王敦求和。司马睿甚至低声下气地说,如果王敦想当皇帝,他可以让贤,他自己回琅琊当王爷。

帝遣使谓敦曰:"公若不忘本朝,于此息兵,则天下尚可共安也。如其不然,腾当归于琅邪,以避贤路。"-《晋书·元帝纪》

王敦攻入建康后,试图行废立之事,甚至有篡权之举。不过王导拒绝和王敦合作,其它士族也不可能和王敦合作。王敦无法取得王导和其他士族的支持,难以在建康久持,只好离开建康,返镇武昌。

以琅琊王氏的兴衰,探讨东晋初期门阀政治格局的形成、挑战和维持


王敦这次造反顺利,异常顺利,几乎没有遇到有效的抵抗。原因是其他士族都不同程度地支持他。士族之所以支持王敦,原因是司马睿不甘心沦为士族的附庸,不想受制于士族,他想做到“政由己出”,力图重振皇权。司马睿打压士族、重振皇权的动作,对以“士族与司马氏共天下”的门阀政治格局,构成了严重挑战。

对士族而言,“士族与司马氏共天下”的门阀政治格局,最符合他们的利益。司马睿破坏这种政治格局,士族强烈反对,王敦起兵造反就是明证,而其他士族当然会支持他。如包括王氏子弟在内的北方士族子弟,很多加入王敦造反的大军中。而王敦攻打建康时,江东地区首屈一指的士族-义兴周氏则打开城门,投靠了王敦,使得王敦顺利攻入建康。

王敦此次造反,可以看作是士族借王敦之手,压制皇权的反抗,并中止司马睿对门阀政治的破坏,进而维持门阀政治。所以,以琅琊王氏为代表的北方士族,和义兴周氏为代表的江东士族都对王敦造反,采取默许和纵容的态度。

不过王敦攻入建康后,他的表现却让士族非常失望。他想废掉晋元帝,立晋元帝的儿子为帝。这么明目张胆地谋朝篡位动作,显然无法取得士族的支持。王敦想晋元帝的儿子为帝,当然只是个过渡性的安排,为自己称帝做准备。

以琅琊王氏的兴衰,探讨东晋初期门阀政治格局的形成、挑战和维持


如果王敦称帝,那么东晋刚刚确立的门阀政治将很快终结。这也是士族无法接受的,故而,王敦攻入建康企图谋逆时,士族均拒绝和王敦合作。王敦谋逆的企图失败。

王敦谋求篡权,再次造反最终身败名裂

晋元帝死后,他的儿子司马绍即位,就是历史上的晋明帝。晋明帝即位不久,贼心不死的王敦自武昌移镇姑孰,并占据了长江下游的重要方镇-扬州,从而控制了京畿重地。很显然王敦准备再次造反,而且是准备篡夺晋室。

王敦第一次造反攻入建康后,欲篡夺晋室,就遭到了以王导为代表的士族的强烈反对,最终不了了之。可见士族是反对王敦欲篡夺晋室、破坏门阀政治基础的行为。王敦对此理应心知肚明,放弃谋朝篡位的企图。

然而王敦仍然贼心不死,对皇位念念不忘。在野心的驱使下,王敦准备再次起兵造反。此举遭到了士族的强烈反对,应该是王敦的意料之中。

以琅琊王氏的兴衰,探讨东晋初期门阀政治格局的形成、挑战和维持


琅琊王氏中的绝大多数人,都反对王敦此次谋逆的行为。王敦的堂兄弟如王导、王彬、王舒、王棱等人都曾苦劝王敦放弃谋朝篡位的执念,然而王敦却一意孤行。甚至派人杀害了王棱。

当王敦和心腹沈充、钱凤讨论谋反事宜时,无意中被王舒的儿子王允之听到了。王允之随即告知了王舒,王舒则立即上书晋明帝,及早防备王敦。

随后,王敦再次起兵造反,不过那时王敦已经身患重病,并且没有好转的迹象。王导趁机诈称王敦已死,并带领宗族子弟给发丧。没过多久,王敦就真的病死了。王敦一死,王敦的部众很快军心大乱,朝廷联合南北方士族和流民帅的力量,最终平定了王敦这次叛乱。

王敦被开棺戮尸,依附于王敦的势力遭到朝廷的绞杀。

王敦第二次造反,是彻头彻尾的谋逆,对士族门阀政治构成了严重威胁。这对士族是大大的不利,所以士族强烈抵制王敦这次造反。特别是执掌中枢的王导,这次不再保持沉默,而是联合各方势力,同仇敌忾共同讨伐王敦,成为平定王敦之乱的关键因素

以琅琊王氏的兴衰,探讨东晋初期门阀政治格局的形成、挑战和维持


士族坚定维护“士族与司马氏共天下”的门阀政治格局,因为这是他们的命脉所在。不管是晋元帝重振皇权,还是王敦谋朝篡位,都是对士族门阀政治的破坏,这是士族所不允许的。所以晋元帝重振皇权的企图破产,王敦谋朝篡位的企图也破产了。

如果王敦篡权成功了,结果会怎么样呢?可以参考司马昭篡魏立晋来说明。

司马昭也是士族出身,他执掌曹魏的后期,已经完成了篡魏立晋的全部动作,只差称帝这一步。他死后,他儿子司马炎继承他的遗志,马上走完了篡魏立晋的最后一步,废帝自立,建立了西晋王朝。

西晋建立后,虽然司马氏优待士族,士族也拥有非常高的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然而士族那时是依附于皇权的,并不能像东晋那样驾驭皇权。而且西晋宗室力量也很强大,足以压制士族。

所以在西晋,士族依附于皇权,受制于宗室。所以假如王敦篡权成功,肯定采取的是西晋模式,士族纵然地位很高,但仍然受到较高的限制,更不可能驾驭皇权。

以琅琊王氏的兴衰,探讨东晋初期门阀政治格局的形成、挑战和维持


士族只想维持与皇权共天下的门阀政治,绝对不希望有士族取代皇权。在这样的情况下,士族是断然不可能支持王敦篡权的,王敦的失败在所难免。

王敦谋逆失败后,琅琊王氏由盛转衰,但门阀政治得以维系

王敦之乱,对琅琊王氏的打击是非常沉重的。王敦第二次起兵造反前,琅琊王氏控制着荆州、扬州、江州等重要方镇。而王敦之乱结束后,琅琊王氏失去了对所有方镇的控制,只剩王导还在中枢支撑着琅琊王氏。

虽然王敦势力被朝廷清除了,但没有影响到王导。王导仍然在朝廷执政,唯一的坏处是,缺少方镇的支持,中枢很难有所作为。此时的琅琊王氏,开始由盛转衰。

琅琊王氏由盛转衰,让司马皇族看到了机会,他们引入外戚颍川庾氏以抵制琅琊王氏,企图借颍川庾氏之手,驱逐琅琊王氏,从而重振皇权,恢复皇权政治。

以琅琊王氏的兴衰,探讨东晋初期门阀政治格局的形成、挑战和维持


不过司马皇族这次打错了算盘,虽然颍川庾氏是外戚,但他们更显著的标签是士族。颍川庾氏在西晋就是有一定影响力的士族,只是名气不如琅琊王氏。

颍川庾氏的庾亮进入中枢后,开始和王导争夺执政权。虽然王导极力抗争,奈何自王敦之乱后,琅琊王氏的实力远不如从前,使得王导在对抗庾亮时,有心无力。

庾亮利用外戚和士族的双重身份,对王导进行了压制,最终成功夺走了王导的执政权。朝政大权归于颍川庾氏之手。

王导对此愤愤不平,却又无能为力。王导失势后,有一次大风天,风沙漫天,王导用扇子挡住尘沙,然后缓缓地说,“庾亮的尘沙把人都污染了。”

以琅琊王氏的兴衰,探讨东晋初期门阀政治格局的形成、挑战和维持


时亮虽居外镇,而执朝廷之权,既据上流,拥强兵,趣向者多归之。导内不能平,常遇西风尘起,举扇自蔽,徐曰:“元规尘污人。”--《晋书·王导传》

可见,在颍川庾氏持续的排挤和打压之下,王导无力抵抗,节节败退。王导只能发发牢骚。这归根结底是因为,王敦之乱,导致琅琊王氏实力大损,王导在缺少方镇支持的情况,难以和庾亮抗争。

尽管王导难以抗衡庾亮,但自保还是绰绰有余的。故而王导就算失势了,也能安享晚年。王导死后,琅琊王氏衰落的态势更加明显,很快被颍川庾氏取代。

尽管颍川庾氏驱逐了琅琊王氏,但这并不意味着颍川庾氏会恢复皇权政治。虽然庾亮和王导有诸多矛盾,并且双方也有争权夺利之举,但是维护士族门阀政治这个问题上,庾亮和王导保持高度一致。

以琅琊王氏的兴衰,探讨东晋初期门阀政治格局的形成、挑战和维持


颍川庾氏得势以后,没有还政于司马皇族,而是以士族的身份执掌东晋,并对司马皇族企图重振皇权的行为进行强力打压,维持门阀政治。

结语

从琅琊王氏助建东晋,到琅琊王氏兴盛,再到王敦之乱,最后到颍川庾氏取代琅琊王氏。这中间琅琊王氏发生了很多变故,但唯一没变的是,士族和司马氏共天下的门阀政治。

尽管晋元帝试图重振皇权和王敦试图谋朝篡位的举动,对士族门阀政治构成了严重威胁和挑战。但士族坚定维护士族门阀政治的决心没有改变,使得晋元帝重振皇权和王敦谋朝篡位的企图均以失败告终,有力地维护了士族门阀政治。

王敦之乱后,颍川庾氏利用琅琊王氏衰落的机会,再凭借外戚身份的有利条件,成功打压了琅琊王氏,并取而代之。不过颍川庾氏不仅是外戚,更是士族。即便取代了琅琊王氏,也依然还是要维护门阀政治。颍川庾氏取代琅琊王氏后,东晋依然是士族门阀政治。

看历史标签: 上一篇: 从晋武帝晚年对身后事的安排,看西晋如何走向崩溃 下一篇: 从淝水之战后谢安的退让,看东晋门阀政治如何走向终场 返回列表我要分享

相关推荐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猜你喜欢

看剧学史 / 华夏历史 / 世界历史

最近更新

最新排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