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看历史,为您展示全球历史知识 / 历史 / 二战 / 秦国 / 美国 / 战争 / 有翡 / 德国 / 文化 / 嬴政 / 日本
logo
您的当前位置:看历史 > 历史趣闻 > 金壶丹书是东厂:齐国与纪国的「九世之仇」背后的政治逻辑和脉络

金壶丹书是东厂:齐国与纪国的「九世之仇」背后的政治逻辑和脉络

时间:2021-06-04 12:21:41来源:阅读:0

公羊高《春秋公羊传·庄公四年》(即《公羊传》)评齐襄公为报九世之前齐哀公因为纪侯进谗而被周王烹杀之仇灭纪一事曰:

九世犹可以复雠(仇)乎?虽百世可也。

金壶丹书是东厂:齐国与纪国的「九世之仇」背后的政治逻辑和脉络

齐国于前690年灭纪国

关于齐国伐纪国灭纪国之事,从时间线上看史料散见于各种史书。

齐襄公五年(鲁庄公元年,公元前693年),齐襄公迁移纪、郱、鄑、郚四国。

《左传·庄公三年》记载:

秋,纪季以酅入于齐,纪于是乎始判。

齐襄公七年(鲁庄公三年,前691)秋天,纪国的纪季把酅地割让给齐国,纪国从此开始分裂。

《史记》卷三十二《齐太公世家》记载:

八年,伐纪,纪迁去其邑。

《左传·庄公四年》记载:

纪侯不能下齐,以与纪季。夏,纪侯大去其国,违齐难也。

齐襄公八年(鲁庄公四年,前690),由于纪国国君纪侯不能服从齐国,面对齐襄公攻打纪国的兵锋,他就把国家政权让给纪季。同年夏天,纪侯逃离被灭的纪国,以避免齐国加诸他的祸害。

金壶丹书是东厂:齐国与纪国的「九世之仇」背后的政治逻辑和脉络

齐国纪国地缘政治示意地图

金壶丹书是东厂:齐国与纪国的「九世之仇」背后的政治逻辑和脉络

齐襄公吞并了纪国,为齐桓公的霸业奠定了基础

金壶丹书是东厂:齐国与纪国的「九世之仇」背后的政治逻辑和脉络

齐襄公(?―前686),姜姓,吕氏,名诸儿,齐僖公长子,齐桓公异母兄,春秋时期齐国第十四位国君。

《公羊传》关于此事进一步如是展开论述:

纪侯大去其国。大去者何?灭也。孰灭之?齐灭之。曷为不言齐灭之?为襄公讳也。春秋为贤讳。何贤乎襄公?复雠也。何雠尔?远祖也。哀公亨乎周,纪侯谮之。以襄公之为于此焉者,事祖祢之心尽矣。尽者何?襄公将复雠乎纪,卜之曰:师丧分焉。寡人死之,不为不吉也。远祖者几世乎?九世矣。九世犹可以复雠乎?虽百世可也。家亦可乎?曰:不可。国何以可?国君一体也;先君之耻犹今君之耻也,今君之耻犹先君之耻也。国君何以为一体?国君以国为体,诸侯世,故国君为一体也。今纪无罪,此非怒与?曰:非也。古者有明天子,则纪侯必诛,必无纪者。纪侯之不诛,至今有纪者,犹无明天子也。

金壶丹书是东厂:齐国与纪国的「九世之仇」背后的政治逻辑和脉络

纪王崮是沂蒙山七十二崮之一, 位于山东省临沂市沂水县泉庄镇西北4公里处,以“秀、奇、美”享誉齐鲁。

金壶丹书是东厂:齐国与纪国的「九世之仇」背后的政治逻辑和脉络

前690年亡国的纪侯率残兵驻扎于此,在崮顶建成了一座规模宏大的城池。

齐哀公是姜姓齐国的第五任君王,他的祖父是齐国第三任国君齐乙公吕得,他的父亲是齐国第四任国君齐癸公吕慈母,算起来,他应该是吕尚(姜太公)的五世孙,

齐癸公五十二年(前880),吕慈母去世,其儿子吕不辰继承王位,是为齐哀公。周夷王姬燮时,纪侯(纪国的国君)纪炀侯在周王前进谗言,偷偷摸摸说了不少齐哀公的坏话——也有一种说法是说齐哀公本人荒淫无道,不思进取,纪炀侯便劝周夷王杀掉齐哀公以惩戒诸侯。

齐哀公十二年(前868),在位12年的齐哀公被周夷王烹杀。齐哀公横死后,他的异母弟吕静继承国君之位,是为齐胡公——这一段《史记·齐太公世家》是这么表述的:『周烹哀公而立其弟静,是为胡公』,可见胡公之立是出于周王的意志,也代表了周王室的利益。

后来,『哀公之同母少弟山怨胡公,乃与其党率营丘人袭攻杀胡公而自立,是为献公。献公元年,尽逐胡公子,因徙薄姑都,治临菑。

当我们仔细梳理上述这些历史的记载之后,可能的真相就逐渐从历史的深海里慢慢显露出来了。

纪国,在古书和金文中也称己国,通常被是位于商朝东方的诸侯国,国祚延续到西周到春秋时代。纪国位于齐国以东,莱国以北,其国都纪,位于山东半岛中北部,渤海莱州湾西南岸的今山东省潍坊市寿光市。寿光市、山东省烟台市、山东省烟台市龙口市、山东省莱阳市(烟台市代管县级市)等地都有纪国的青铜器出土。纪国的疆域面积不亚于早期的齐国或鲁国,在西周和春秋早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国。

金壶丹书是东厂:齐国与纪国的「九世之仇」背后的政治逻辑和脉络

出土的纪国青铜器

纪国国君为姜姓,号称是神农氏之后。这种通行的说法给人的感觉仿佛是纪国是一个在商代就存续的国度,和莱国等非常相似,但是,另外的史料显示,西周初期,纪国国君大都在周天子身边服务,与周王室的关系十分密切,这就很类似周公之于鲁、召公之于燕,其身份很可能并非山东半岛原有的封国,而是和齐国一样的武装移民封建国家,在某种意义上,和齐国相比,与周王室的关系更加密切——这非常意味深长,也和齐哀公之死有着密切关联。

史家通常还认为,齐国与纪国毗邻,又是同姓,因此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和平共处,相安无事,直到齐哀公时,齐、纪两国才产生摩擦。如果上面的猜想成立,这一说法也就不完全可靠——纪国要么是齐国的竞争者,要么是齐国的监视者,要么是竞争者加监视者。《晏子春秋》记载在原先纪国的故土曾经发现过装在金壶之中的丹书,内容为『食鱼无反,勿乘驽马』,晏子解释为『食鱼无反,毋尽民力乎!勿乘驽马,则无置不肖于侧乎』,然后晏子还指出君子有治理国家的好策略,一定会公行于天下,但是纪国有这样的言语,却藏在金壶里,是多么庸俗浅陋,因此亡国很正常——其实,如果把这个内容理解为纪国国君的使命就是暗中作为周王室的桩脚监视齐国,『食鱼无反』就是不要老是折腾刺激齐侯激化矛盾,『勿乘驽马』就是如果一发现齐侯有问题就要及时上报处理,是不是也是一种可能的解读?!

因而,两国虽然是同姓又是邻国,但和平共处和相安无事非常可能只是表象,其实质性的冲突和矛盾是显而易见的,最起码,暗流涌动之中,矛盾实际上已经无可调和。

从这个意义上,纪侯向周王进齐侯的谗言,是一个常态,或者换言之,本身就是纪侯所领受的任务和使命的一部分,这其实不足为奇,矛盾的激化在于周夷王本身,齐国和纪国在周王室经略海岱的大战略大布局中,是必须维持某种微妙的平衡的,因为纪侯的谗言烹杀齐哀公,当然是非常不明智地打破了这一平衡,这是短视的,也是不明智的。

金壶丹书是东厂:齐国与纪国的「九世之仇」背后的政治逻辑和脉络

周夷王烹杀齐哀公模拟场景

从周夷王的角度,杀齐哀公是为了扶持更加亲周王室的齐胡公,从他的角度,齐哀公是不是有罪,纪炀侯是不是进了谗言,其实一点都不重要。

然而齐哀公虽然被杀,齐胡公也如愿继承了国君之位,但齐胡公的位子只维持了很短的时间,周夷王的如意算盘,可以说是完全落空了,周夷王和纪炀侯也都可以说是枉做了小人。

金壶丹书是东厂:齐国与纪国的「九世之仇」背后的政治逻辑和脉络

春秋初期的诸侯国地图

齐襄公是荒淫无道的著名昏君,但是,齐桓公的尊王攘夷以及九合诸侯一匡天下的丰功伟业,在很大程度上是在他打下的基础上建立的,灭亡纪国就是其中非常关键而重要的一个环节。

齐国吞并纪国,使得齐国取得了广袤的新疆土和更加稳固富庶的后方,从这个意义上,齐国与纪国是不是有九世之仇,是不是不共戴天,其实同样一点也不重要。

吴三桂总是要杀朱国治的,铁木真总是要杀札木合的,虽然这样的比方不完全准确,但就是这么一个意思,你懂的!

看历史标签: 上一篇: 上海开埠后的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猖獗一时的流氓和防不胜防的骗术 下一篇: 女真在契丹、日本之间:「刀伊入寇」背后东北亚文明圈的历史真相 返回列表我要分享

相关推荐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猜你喜欢

看剧学史 / 华夏历史 / 世界历史

最近更新

最新排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