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看历史,为您展示全球历史知识 / 历史 / 二战 / 秦国 / 美国 / 战争 / 有翡 / 德国 / 文化 / 嬴政 / 日本
logo
您的当前位置:看历史 > 历史趣闻 > 从张永的宦海之路,看正德年间的权力之争,亦论其功过是非

从张永的宦海之路,看正德年间的权力之争,亦论其功过是非

时间:2021-06-04 12:26:56来源:阅读:0
"

前言

张永,字德延,别号守庵,保定新城人氏(今北京通州),明代著名太监,历成化,弘治,正德,嘉靖四朝。与大家认为的明代太监形象不同,史书里给予张永的,多是正面积极的评价,称其为义宦。在明代文官集团和宦官集团势如水火的明代,能够得到如此肯定,确实非常罕见。

从张永的宦海之路,看正德年间的权力之争,亦论其功过是非

明代太监 剧照

我们在当时很多大的历史事件里,都能见到张永的身影。平定宁夏叛兵,诛杀刘瑾,抵御蒙古小王子所部的进犯,作为武宗亲政的前锋平定宁王之乱,结识王阳明,在武宗驾崩世宗未立时,维护政局的稳定等。

通过解读张永,我们能够窥得当时大明王朝高层权力纷争的暗流涌动,看到边关战事的刀光剑影,也嗅得到人性的阴暗的腐臭和光明的芳香。和历史之家:朝史暮想一起,翻开这段尘封的历史,走近那些曾经鲜活的历史人物。

宦海沉浮——张永生平略述

成化十一年(1475年),年仅十岁的张永净身入宫,在乾清宫(皇帝寝宫)当值,侍奉明宪宗朱见深。十年之后,提拔为内宫监(掌管皇家营造仓库)右监丞,官秩五品。在明宪宗驾崩后,被派往茂陵守陵。

弘治九年(1496年),张永被调到太子朱厚照身边,照顾其饮食起居。弘治十八年,明孝宗朱佑樘驾崩,明武宗朱厚照继位。张永是当时明武宗身边的“八虎”之一。

作为东宫的元老级人物,张永也算熬出了头,先是被任命为御马监左监丞,后掌管御用监。到正德元年,张永已经提督京中十二团营,兼领神机营,管理京中换防边军,掌乾清宫诸事。

从张永的宦海之路,看正德年间的权力之争,亦论其功过是非

明武宗 像

《弇山堂别集》有云:

兼掌御用监,提督尚膳,尚衣,司设,内宫诸监,整容,礼仪,甜食诸房,并浣衣局,混堂局,南海子事......

可见当时张永,除了握有军权以外,同时管理着宫内诸多事宜,很受明武宗的信赖。

正德五年(1510年)四月,宁夏安化王叛乱,张永作为朝廷的监军参与平叛,并与当时的三边总制杨一清一见如故。同年,在与杨一清等朝臣的配合下,于夜宴中向明武宗揭发刘瑾十七条大罪,成功诛杀刘瑾。之后张永被任命为司礼监掌印太监,总览宫中事物。

正德七年,张永被同为“八虎”之一的丘聚揭发贪腐库银,被免职闲置。

正德九年,乾清宫失火,张永被起复,参与宫殿重修工作。同年七月,张永提督宣大一线军务,防范蒙古小王子南下。

从张永的宦海之路,看正德年间的权力之争,亦论其功过是非

明军图卷

正德十一年,于老坡营败于小王子所部。

正德十四年,宁王朱宸濠叛乱,明武宗御驾亲征。张永领兵两千为先锋,在江西结识了王阳明。

正德十六年,明武宗驾崩,在明世宗尚未继位登基,皇权出现真空时,张永与内阁首辅杨廷和等朝臣合作,维护京师稳定。

明世宗朱厚熜上台后,打压前朝宦官势力,张永亦被牵连,发往南京守陵。

嘉靖五年(1526年),杨一清为张永上书平反,张永得到起复,任御用监太监,提督京城十二团营及神机营。

嘉靖七年,张永逝世,享年64岁。杨一清为其撰写墓志铭。

从张永的宦海之路,看正德年间的权力之争,亦论其功过是非

明代太监 剧照

从张永以上的生平,我们可以得出三个信息。第一,张永在正德年间有很大的份量,且一直掌有兵权;第二,张永得势后,有过两次被免职闲置的经历。第三,张永和杨一清等朝臣走的很近。结合这三点,我们再去看正德和嘉靖年间发生一些人事,就会有不一样的收获了。

权力纷争——宦官的存在是皇权的重要保障

我们需要明确一件事情,那就是皇权和文官集团,是一直处于此消彼长的对抗状态的。这件事情,几乎明代所有的皇帝都有着深刻的认识。

明太祖朱元璋作为明朝建国皇帝,对于局势有着很强的掌控力。所以他可以裁撤相位,直接对六部负责,打压功勋集团,加强皇权的独立性,并建立一整套体制去保障。明成祖朱棣是通过发动靖难造反上位的,本质上也算是自己打出来的江山。而朱棣要面临一个问题,就是如何让原先建文帝朱允炆的旧臣臣服自己。

于是朱棣的选择就是培植宦官势力,去制衡文官集团。也就是在朱棣时期,宫里开办了内书堂,开始教授一些有潜质的小太监读书认字。

从张永的宦海之路,看正德年间的权力之争,亦论其功过是非

明成祖 像

凡奉旨收入官人,选年十岁上下者二三百人,拨内书堂读书。本监提督总其纲,掌司分其劳,学长司其细,择日拜圣人,请词林众老师。——《酌中志》

每次选拔几百名小太监,由翰林院的翰林亲自教授文化。所以明代宦官势力的崛起,是出现在永乐年间的,比如东厂的创建,比如郑和下西洋,比如宦官开始作为监军出现在军队系统等。

之后即便如公认较为软弱的明宪宗朱见深,明孝宗朱佑樘,在文官集团相对强势的时候,依然非常倚重宦官势力。明孝宗时期的重臣刘大夏曾言:

吾之奏议,凡涉外廷者皆易准行,凡涉内廷者皆难行。——《智囊全鉴》

内阁朝臣的奏议,凡事涉及宦官势力或流程与其相关的,都很难获得批复实行。由此可见,明孝宗对宦官势力的偏袒和倚重。

从张永的宦海之路,看正德年间的权力之争,亦论其功过是非

明代文官集团

等到明武宗朱厚照继位,当时他面临的情况又不一样了。

首先,文官集团已经操控朝局。刘健,杨廷和等人已经习惯自主处理政务。当明武宗想要插手一些事情时,有御史言官居然劝谏他,放手给朝臣,不要如此劳累。

其次,军权旁落。明武宗继位时,大都督府已经裁撤,兵部对军队的控制一家独大,且军饷事宜完全在户部手中,原先掌握军权拱卫皇权的勋贵集团已经彻底没落。

最后,财政窘迫。经过爷爷和父亲两代人的花销,明武宗的财政状况非常糟糕。甚至在他大婚的时候,为了几十万两白银,反反复复地和户部扯皮。

所以,在经过继位初期短暂的隐忍退让之后,为了改变以上的局面,明武宗决定对文官集团出手,而他能依仗的,就是身边的宦官,也就是当时所谓的“八虎”。

从张永的宦海之路,看正德年间的权力之争,亦论其功过是非

明代太监 形象

刘瑾,张永在内的这些太监,开始被安插在一系列重要的机要岗位,比如东厂,西厂等稽查系统,京师十二团营和神机营的军队系统,宫内衣食住行,皇家仓库等与皇帝生活息息相关的十二监等。

张永,便是明武宗安插在军方,管理京师驻防部队,拱卫皇权,对抗文官集团的重要棋子之一。

同时,明武宗面对北方边界频频被蒙古袭扰,明军屡屡受挫的情况,在重新夺得军权后,亦要恢复先祖往昔的盛武之风。于是,在平安化王之乱的时候,张永在;平宁王之乱的时候,张永在;在宣大一线抵御蒙古南下的时候,张永还在。

这份信任,除了张永从小陪伴明武宗成长的私人感情外,亦有皇权对宦官的天然倚重。从后来嘉靖朝,张永平反后,作为非嫡系出生的他,明世宗仍然愿意让其提督京师兵马,守卫皇城,可见这份天然倚重的持续性和连贯性。

从张永的宦海之路,看正德年间的权力之争,亦论其功过是非

代表皇权的龙椅

而也正是因为张永等人的存在,明武宗最终能够顺利夺权,并且通过宦官集团开始推行自己的新政,意欲有一番作为。

取代刘瑾——张永的上位,是皇权和朝臣共同妥协的结果

刘瑾是正德朝著名的大宦官,权势熏天。我们刚才说了,刘瑾,张永等人的崛起,是明武宗刻意扶持的。但任何事情一旦过度,平衡就会被打破,势必引发更加激烈的矛盾冲突。

刘瑾就是那个过度的因素。因为明武宗的纵容,刘瑾势力开始得到了极大膨胀。除了自身作为司礼监掌印太监,刘瑾还染指了军队,侦缉,司法,人事等等一系列政务体系,在推广新政的过程中,也假公济私,党同伐异,引发了文官集团仇视和宦官集团内部的反目。

而刘瑾掌管的司礼监,又拥有一定的政务决策权。明代的政务流程是,内阁票拟——皇帝(司礼监)决策——六部施行—言官监督当皇帝怠政,甚至故意纵容司礼监时,最高的决策权就落到了司礼监掌印太监手中。由此亦可再次证明宦官势力的存在对于皇权的重要性,以及对文官集团的掣肘。

从张永的宦海之路,看正德年间的权力之争,亦论其功过是非

明代阁臣

张永同样与刘瑾不和。正德初年,张永请求继承已故太监吴忠几处庄田,明武宗允许了。后来刘瑾从中作梗,替吴家人要回了庄田,二人关系自此开始恶化。

其实二人关系也不复杂。首先,张永和刘瑾都是“八虎”成员,都是从东宫班底出来的,并没有上下级之分。明武宗对待二人,也是等同视之,而刘瑾总要压张永一头;其次,随着刘瑾势力的扩张,张永掌管的诸多业务受到了限制,感觉到了自身地位受到威胁。

于是刘瑾想把张永彻底排除到权力核心之外:

一日伺隙言于上,调张永南京,奏即可,即日逐永出就道,榜诸禁门不放入......《继世纪闻》

刘瑾想把张永调到南京,并且没有通知明武宗,还不准他进京。虽然这件事情最后不了了之,但是张永和刘瑾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而文官集团对刘瑾的厌恶程度更不在张永之下,本质上,这依然是对朝局话语权的争夺。

从张永的宦海之路,看正德年间的权力之争,亦论其功过是非

刘瑾 剧照

于是,当安化王叛乱发生,并打出“清君侧”的旗号,要诛杀刘瑾的时候,文官集团及时地把握住了这次机会。叛乱平定后,张永和杨一清等朝臣联手,不断造势,终于促成了刘瑾的倒台。

历史之家:朝史暮想认为,刘瑾的倒台,其实质还是明武宗决定舍弃这枚废子。为什么刘瑾变成了废子?因为他太拉仇恨,事态已经严重到威胁了明武宗自身地位的稳固。而此时,明武宗通过宦官,基本掌控了朝局,刘瑾的不知收敛,反而打破了皇权和文官集团新的平衡,把事情推向不可知的危险。

刘瑾倒台后,张永开始走上舞台的中心。正德五年,张永任司礼监掌印太监,提督京师兵马,总揽宫中一切大小事务。

那为什么又说张永的上台,是皇权和文官集团的一次共同妥协呢?

从张永的宦海之路,看正德年间的权力之争,亦论其功过是非

明代权力中心 故宫

第一,张永虽然脾气暴躁,但是做事情比刘瑾要公正,也更讲道理。

公知无不言,仇怨有所不避,门无私谒,一切利弊,以次奏请罢行。——《司礼监太监张公永墓志铭》

张永掌管司礼监之后,不谈远近亲疏,公正地做事情。

第二,张永和文官集团在诛杀刘瑾事宜上,有过战友之情。如果没有当初张永在晚宴上向明武宗极力列举刘瑾罪状,当了这个出头鸟,在此事上做了朝臣的内应,文官集团何时能除掉刘瑾亦未可知。

第三,张永同样是明武宗非常倚重的宦官。就像前文所说,张永同样是东宫班底出来的嫡系,明武宗同样非常信任他,且能力不俗,又有军职,完全可以替代刘瑾。

基于以上三点,张永成了皇帝和文官集团都能接受的人选,成为了宦官势力最新的代表。

从张永的宦海之路,看正德年间的权力之争,亦论其功过是非

明世宗 像

后来张永在正德七年和嘉靖初年,都曾有过免职闲置的经历。一次是明武宗为了防止出现第二个刘瑾,打破平衡而对张永的敲打;一次则是明世宗继位,消除前朝人事影响,打压宦官集团的伤及无辜。

而从整体来说,作为明代的宦官,张永的仕途相对还是平顺的,两次短暂的罢免之后也都恢复了官职,取得了两位皇帝的信任,并且最后得以善终。

利己为国——张永在历史上的积极影响

我们评价一个历史人物,不能因为他做过一件坏事,就认定他是一个坏人;也不能因为他做过十件好事,就断定他是一个好人。对一个人物评价的特殊性,在于从人性的角度,从其自身的立场去解读其人其事,并考量这些行为带来的后果是否积极,来进行综合评判。

说好坏,是代替你思考;讲人性,是指引你思考。那么张永呢?

  • 首先,张永追求功利

这个可以理解,一旦踏上仕途,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张永同样无法免俗,甚至可以谈的上贪婪。张永和刘瑾闹翻,说到底也无非就是权钱二字。刘瑾挡了张永的晋升之途,也多次断了他的财路,不闹翻才怪。

在张永扳倒刘瑾后,曾经主动要求过提升自己职称待遇。

从张永的宦海之路,看正德年间的权力之争,亦论其功过是非

明代白银

永欲身自封侯,引刘永诚,郑和故事风庭臣,内阁以非制格之。永意沮,乃辞免恩泽。——《明史·张永传》

张永想像郑和,刘永诚一般封侯,被内阁拒绝。张永虽然沮丧,却也作罢。从这段文字的描述中,我们可以看出张永对功名的热衷,但同时也看得出他还算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凡事都讲规矩。而讲得通道理的人,往往不会无法无天,肆意妄为。

事实上,张永掌管司礼监之后,对于缓和皇权和朝臣矛盾,宦官和朝臣矛盾,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极大地稳定了正德年间的朝局。

  • 其次,张永改革军制

正德六年,张永奉命挑选京军团营官军,并加以操练。张永提出,在京师设置稳定的常备军,保证京师安全,得到明武宗的批准。

从张永的宦海之路,看正德年间的权力之争,亦论其功过是非

明代军阵

同时,张永带兵,总是优先保证足够的后勤补给,并针对军中士卒晋升困难,战功难领的情况,提议兵部对此加以重视,提升士卒的战斗热情。

速令纪功科道官在监督、提督军前纪验,凡奏捷即以纪功文册同进缴,以凭升赏,不许迟缓。——《明武宗实录》

兵部要重视军队士卒战功记录,并且将赏赐加紧落实。仅以此点,就大大提高了军队的战斗力,笼络了军心。

  • 再次,张永推行货币改革

针对前朝多种旧币同时在市场流通,参照白银无统一折合标准,导致百姓使用时受到损失,张永建议推行货币改革。铸造新钱,禁止私自铸币。同时根据当时的具体经济情况,设置新的合适的折合标准,减轻百姓负担。

  • 从次,张永心怀百姓

在平定安化王叛乱之后,为了收拢叛地民心,稳定社会秩序,张永令大军返还,以防扰民。同时贴出安民告示,稳定民心,严禁随从袭扰百姓。

从张永的宦海之路,看正德年间的权力之争,亦论其功过是非

明代市井图

此举,大大稳定了叛地人心,为大战之后的百姓重拾生活信心,给予了极大的鼓励和帮助。也正是此举,使得杨一清对张永刮目相看,引为好友,继而共同合作,诛杀刘瑾。

  • 最后,张永与外臣的和谐关系

因为宦官走的是近侍的路子,是皇家的奴仆,又经常替皇帝做些“不方便”做的事,且身体有残疾,文官集团一直都对宦官很是看不上眼。但张永算是不多的例外之一。

张永性格里还有些仗义的意味,在经过诛杀刘瑾后,同一些朝臣有了些许“战友之谊”。在明武宗对朝臣诸多事情很不以为然的时候,张永有时候会站在朝臣的角度,去劝谏明武宗。有时候一些人遇到麻烦了,张永也是能帮就帮。

比如杨一清,比如王阳明,都曾受到过张永的帮助。而张永在嘉靖朝的复出,也归功于杨一清等人对他的保荐。这份内臣同外臣的和谐,在有明一代是非常少见的。这对朝局的安定团结,政务的顺利施行,起着积极的促进作用。

从张永的宦海之路,看正德年间的权力之争,亦论其功过是非

王阳明 像

我们在看待张永的时候,既要肯定其为国为民做的功绩,也要正视其贪婪自私的个人行径。但张永总算是磊落之人,对待朝臣也并没有一味地耍阴狠手段,相反能够较好地与朝臣相处,总体上来说,是功大于过的。

结言

张永身为“八虎”之一,是正德朝仅次于刘瑾的权监。从十岁入宫,三十岁开始照顾明武宗,继而发迹,历御用监掌印太监,司礼监掌印太监,提督十二团营兼领神机营等职,深受明武宗的倚重和信任。

张永作为宦官势力的一员,依附在皇权下,为拱卫明武宗的权力,制衡文官集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张永追名逐利,贪婪嗜财,却也明辨是非,心怀家国。他与朝臣联手铲除刘瑾,主观上是出于私仇,考量仕途求舍,也不满于刘瑾的肆意妄为,贪赃枉法,客观上维护了朝局的稳定,缓和了尖锐的君臣矛盾。

从张永的宦海之路,看正德年间的权力之争,亦论其功过是非

明代太监 剧照

张永两次被投闲置散,从未丝毫抱怨;又两次被起复任用,仍然兢兢业业,亦可见张永对自身的定位非常准确,始终围绕着皇权行事。而他与文官集团保持相对融洽的关系,且对政务有独到的积极见解,也使得他在后世得到了”义宦”的肯定。

历史之家:朝史暮想,总有些干货可以在历史中挖掘。

参考资料:《明史·张永传》,《明武宗实录》,《司礼监太监张公永墓志铭》,《弇山堂别集》等。

看历史标签: 上一篇: 虽懦弱自闭,学业不精,却善断识人,掌控局势——明熹宗朱由校 下一篇: 宋徽宗时的向太后想起了赵匡胤的宋皇后 返回列表我要分享

相关推荐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猜你喜欢

看剧学史 / 华夏历史 / 世界历史

最近更新

最新排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