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看历史,为您展示全球历史知识 / 历史 / 二战 / 秦国 / 美国 / 战争 / 有翡 / 德国 / 文化 / 嬴政 / 日本
logo
您的当前位置:看历史 > 历史趣闻 > 宋徽宗时的向太后想起了赵匡胤的宋皇后

宋徽宗时的向太后想起了赵匡胤的宋皇后

时间:2021-06-04 12:27:01来源:阅读:0

宋徽宗当皇帝的第三天,是辛巳日。

宋徽宗时的向太后想起了赵匡胤的宋皇后

宋徽宗

宋哲宗的棺椁已经做好了,宰执们去看皇帝的棺材,叫作梓宫:

梓宫长九尺多(宋尺31.2厘米),高五尺多,都是巨大的木材做成。梓宫中还有一块木板,左右各有十二铜环,叫卧龙板,丹红漆,用丝锦包裹,大殓时先把大行皇帝的神御放在卧龙板上,用红色的綵索抬起来,轻轻放入梓宫。

宋徽宗时的向太后想起了赵匡胤的宋皇后

宋哲宗

看棺材时,大臣们都举哭。

然后宋徽宗跟宰执们讨论向太后亲戚的推恩,封官加禄。

讨论到向太后的妹夫,曾布想到一件事,说:臣有所闻,不敢不奏。太后有一个妹夫是李许的儿子,李许因为宦官陈衍的缘故得到閤门使的差遣,其他人不得援例。大行皇帝每每切齿,多次准备把李许削籍,最终隐忍而止。大行皇帝又曾对密院说:今任滿后给他换一个外任,勿令來大内。恐陛下欲知。

章惇也说:然。

此事虽小,但涉及的利益内容太丰富,需要仔细拈出。

李许是向太后妹妹的公公,属于外戚,在大内任职,有悖宋朝的家法。宋朝对外戚干政是非常敏感的。

閤门使虽然是正六品的武职小官,但能经常见皇帝,出入大内,掌供奉朝会,赞引亲王、宰相、百官、蕃客朝见、呈递奏章、传宣诏命等。宋朝的皇帝都非常忌讳这样的岗位掌握在外戚手里。这是宋哲宗切齿的原因之一。

陈衍是高滔滔高太后提拔的宦官,是一个忠诚的旧党。章惇等人曾把陈衍抓起来,想锻炼成狱,指控陈衍曾谋划废掉宋哲宗。陈衍内心可能有废宋哲宗的想法,但没有实施,在高滔滔弥留之际,只是问高太后可否把二府事及用御宝交付给哲宗。最后,宋哲宗还是杀掉了陈衍。

李许是陈衍推荐的人,也倾向于旧党。

因为旧党和陈衍的关系,所以宋哲宗对李许非常切齿。但考虑到李许是向太后的亲戚,不好驳了向太后的面子,宋哲宗忍了他很久。

因为李许倾向于旧党,所以属于新党的曾布、章惇,巴不得把李许打发得远远的,怕他影响了向太后。宋朝的太后大都倾向于旧党,新党们不得不防。

先时,太常少卿曾旼举宋太宗太平兴国故事,认为丧期不妨碍举乐。

蔡京说:三年丧无疑,两省和群臣都行三年丧,如果举乐,谁跟皇帝一起听?今上曾经北面于大行,自是君臣无疑。

曾布问从官:蔡承旨之言是否?

众人都说:是。

宰相章惇开始责备曾旼:既然是行三年丧,为何说举乐自不相妨?

曾旼在那里还喋喋不休地辩解,章惇声色俱厉。

曾布说:不须那样,那是国初草创,有司讲求的礼仪不是至当。如果说不相妨,却是不恰当。

众人都责怪曾旼,曾旼也屈服了,仍然说:昨天皇上十数次来催促文字,如果不这样,必更怒。

曾布说:这更要不得,礼官应当执掌典礼,岂可随便说怒?何况怎么知道有怒意。

章惇又厉声呵斥曾旼:乱道!

曾旼也窝了一肚子火,发怒道:也不是失职!

曾布说:太常所定的显然是不恰当,须如我们所说的。众从官都说:当如此。

只有吏部侍郎徐铎、兵部侍郎黃裳默然不说话,曾布和蔡卞又问他们,他们只好回答:是。

宋徽宗是个文艺青年,服丧期间没有音乐怎么行,所以多次催促曾旼以太平兴国故事举乐。曾旼也是没办法,替宋徽宗背了一个黑锅。

晚些时候,礼直官张子谅来说:刘瑗问皇帝未成服间,系红玉带是否合适,子谅回答说群臣都用黑带,恐怕不可御红带。刘瑗问何故,子谅反问皇帝于大行称臣否?刘瑗说是啊。

第二天见宋徽宗时,宋徽宗只穿了浅黄的袍子,不系玉带。宋徽宗觉的配黑玉带太丑了,又不能系红玉带,干脆什么玉带也不系。

从举乐和玉带这两件事,可以看出章惇对宋徽宗的评价是分毫不差。宋徽宗和年龄稍大的辽天祚帝,这一对文艺青年,最终把两国陷入不复之地。

这天又讨论宋哲宗刘皇后的身份和安置。曾布对宋徽宗说:太平兴国年间,对孝章皇后的礼数未至,现在应当优厚。

宋徽宗说:太后也知道。

曾布又说:宫称元符宫,殿为元符殿,仍号元符皇后。当以皇仪殿安处。

众人都说:太平兴国中,孝章故事不可用。

孝章皇后,是赵匡胤的宋皇后。和今天的情形类似,都是兄终弟及。斧声烛影后,宋太宗上台,说得好好的共享富贵,实际对宋皇后非常刻薄。宋太宗很快就把皇嫂移居西宫。雍熙四年(987),又命她移居东宫。至道元年(995)四月,宋皇后去世,宋太宗却不为皇嫂成服,也不令群臣临丧,完全不按皇后的身份办理丧事。宋皇后的梓宫先搬到故燕国长公主(宋太祖妹)的宅第,殡葬在普济佛舍,不与宋太祖合葬,神主亦不祔庙。至道三年(997)正月,宋太宗快要病死了,才良心发现,把宋皇后祔葬太祖永昌陵之北,神主享于别庙。到宋神宗时,宋皇后方才升祔太庙。

宋徽宗时的向太后想起了赵匡胤的宋皇后

宋神宗与向太后

此事又禀告垂帘听政的向太后。

向太后说:神宗曾经以孝章皇后事内心不安,对我说:若使二哥为之——谓岐王颢(神宗二弟)——便是你的样子。向太后说到伤心处,眼泪都落下来了。

章惇安慰说:神宗也曾对辅臣说,对孝章皇后处之太薄。

章惇又奏:上旨令与宗回、宗良建节。

太后连连摆手说:不可。外人将会说才听政便滥恩私家,決不可!

曾布说:皇帝圣旨甚坚,再三说太后亲弟唯有两人。

太后说:是如此,然必未可。若皇帝意欲如此,也要缓一缓,等禫除后别议。

太后又微笑着说:上聪明,萃王以下皆不及。上性仁慈,见打人也怕。

章惇退下来说:瑶华时有宫妾被拷掠,死于鞭捶。上听到了,都为之流泪。

曾布说:大行虽不幸早弃天下,然今上嗣立,都是神宗之子,都是近世罕有。

章惇说:神宗留意政事,更张法度,为万世之利,真是福报啊。

蔡卞说:臣等都是神宗拔擢,唯有谨神宗法度,所以报德。皇太后必定尽知神宗政事本末。蔡卞这是在试探向太后的口风。

章惇又加了一把小火:神宗政事如此,中间遭变乱,真可令人咬牙切齿。

向太后却有自己的心思,没有回答什么,只是叹息了一声。

曾布说:臣首次被神宗识拔,对于政事、法度都有参与,神宗所擢的人材,今日所用的人都是。

太后说:相公等都是神宗旧臣,更要好好輔佐官家。众人喏喏。

曾布又说:臣在熙寧中,听闻神宗省览文字曾经到深夜,左右不曾有妇人相伴,厉精忧勤如此。

太后略有尴尬,说:官家本性勤笃,必似得神宗。

曾布等人说:此宗社天下之福。众臣退下。

历史之家:本文是沂蓝书院赵月光,主要研究宋史和近现代史,继承章太炎学派唯识史观学说。

本文为原创,如果觉得有点意思,敬请点一下关注并点赞。

看历史标签: 上一篇: 从张永的宦海之路,看正德年间的权力之争,亦论其功过是非 下一篇: 宋哲宗唯一的儿子被父亲感染结核性脑膜炎夭折,导致宋徽宗上台 返回列表我要分享

相关推荐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猜你喜欢

看剧学史 / 华夏历史 / 世界历史

最近更新

最新排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