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看历史,为您展示全球历史知识 / 历史 / 二战 / 秦国 / 美国 / 战争 / 有翡 / 德国 / 文化 / 嬴政 / 日本
logo
您的当前位置:看历史 > 历史趣闻 > 德顺军之战:南宋的另一场自我失败,再也无法翻身

德顺军之战:南宋的另一场自我失败,再也无法翻身

时间:2021-06-04 12:28:48来源:阅读:0

绍兴三十二年(公元1162年),南宋的西北发生了一场似乎不是太起眼的战役。

刚刚当上皇帝的宋孝宗赵昚,缺乏军事经验,在同样不懂军事的统军文人误导下,犯了一个严重错误,导致战役失败。

德顺军之战:南宋的另一场自我失败,再也无法翻身

宋孝宗

宋孝宗号称是南宋最为贤明、也是最有进取心的皇帝,由于这次错误,导致了次年隆兴北伐的失败,意志逐渐消沉。

因此有了淳熙(宋孝宗最后一个年号)年间林升的《题临安邸》: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这次错误让南宋无法翻身,连累了宋孝宗的孙子宋宁宗,开禧北伐,一并遭遇失败。

历史的错误是无法挽回的,根源在于宋朝文人统军的家法经常殆误战机。特别是处于弱势的一方,翻盘的机会往往只有一次。一旦错失良机,只有缓慢地苟延残喘,直至殆亡。

德顺军之战:南宋的另一场自我失败,再也无法翻身

德顺军

这场不太起眼的战役,名叫“德顺军之战”。

1、德顺军

南宋初年的名将吴玠、吴璘兄弟,他们的籍贯就是德顺军。(刘锜的籍贯也是德顺军)

德顺军之战:南宋的另一场自我失败,再也无法翻身

吴玠、吴璘

《宋史》记载:

吴玠,字晋卿,德顺军陇干人。父葬水洛城,因徙焉。

吴玠的父亲吴扆,是德顺军的一名乡兵。吴扆后来驻守水洛城(今甘肃乐浪县),最高官职为指挥使,统领五百人马,相当于现在的营长级别。

吴玠、吴璘兄弟,跟随父亲在水洛城长大。

德顺军的治所在陇干城(笼竿),在今天宁夏南部隆德县城附近。

德顺军之战:南宋的另一场自我失败,再也无法翻身

隆德县公路

德顺军在六盘山(大陇山)的西侧,控制着宋朝西北出入六盘山的关口,向东可以到泾原路、环庆路、鄜延路,向南可到秦州(天水),向西可到熙河路。

是西北的一个军事要地。

德顺军之战:南宋的另一场自我失败,再也无法翻身

六盘山

德顺军、西安州分居六盘山西侧,镇戎军、怀德军、渭州分居六盘山东侧,它们共同构建了北宋六盘山地区的军事体系。

用历史上一个著名的军事要地来比较:大陇山的德顺军,相当于三国时期小陇山的街亭。

马谡丢了街亭,使诸葛亮的第一次北伐失败,其实也间接导致了蜀汉后来历次北伐的失败。

宋孝宗的错误指挥,导致德顺军之战大败,也间接使后来南宋的历次北伐失败。

历史的教训,岂可不慎!

德顺军在六盘山的山麓,有水源,城北有甜水河(陇水)经过,附近还有苦水河(今葫芦河)。

北宋仁宗庆历年间,德顺军城就建成了,是一座比较坚固的城池。

德顺军北部还有好水川,西夏李元昊曾在此击败北宋大军。

德顺军之战:南宋的另一场自我失败,再也无法翻身

好水川之战

北宋康定二年(公元1041年),李元昊率十万西夏大军埋伏在德顺军北部的好水川口,用另一支军队引诱宋军。韩琦派环庆路副都部署任福,率兵数万,自镇戎军出发,向西翻越六盘山,偷袭李元昊军队的背后。

结果,任福反而被西夏的诱兵迷惑,在德顺军的好水川落入李元昊的埋伏。任福战死,宋军几乎全军覆没。

2、吴璘收复德顺军

南宋初年,多有不懂军事的文人统兵导致大败的战例。

比如建炎四年(公元1130年)张浚指挥的陕西富平之战,他调集了南宋最强大的军事力量,陕西各路兵马共18万人,聚集在旷野之地,于富平与金国决战,结果一战全溃。18万大军一夕溃散,葬送了南宋最强大的一支军队。

金兀术等人准备趁胜攻入四川。

德顺军之战:南宋的另一场自我失败,再也无法翻身

金兀术

幸好吴玠、吴璘兄弟临危不惧,收集残兵败将,在和尚原、仙人关,打了两次漂亮的阻击战,差点把金兀术打死,从此守住了四川。

吴玠、吴璘兄弟的吴家军,和岳飞的岳家军齐名。

绍兴九年(公元1139年),吴玠病逝。

宋高宗赵构趁机来削弱吴家军,将其三分,吴璘统领其中一分。赵构派宝文阁学士、川陕宣抚使胡世将节制吴家军,命吴璘以二万人守兴州,杨政以二万人守兴元,郭浩以八千人守金州。吴玠在仙人关的二万军队也归吴璘指挥。

德顺军之战:南宋的另一场自我失败,再也无法翻身

宋高宗赵构

赵构不断分割川陕战区军队的统帅指挥权,削弱了吴家军的战斗力,导致了一系列的恶果。

绍兴三十一年(公元1161年),金主完颜亮撕毁绍兴和议,大举入侵南宋。

此时,秦桧已死。

但宋高宗赵构仍然保持着求和派的政策,至少是以战求和。

南宋仍然分为三大战区:两淮战区,京湖战区,川陕战区。

德顺军之战:南宋的另一场自我失败,再也无法翻身

南宋四大战区

完颜亮的主力在淮西,配置了金军总兵力的一半,共20多万人,完颜亮亲率大军。

川陕战区的金兵数量较少,西蜀道兵马都统徒单合喜带领5万金兵驻守陕西,并派兵入侵大散关,实际是声东击西,牵制川陕宋军。

吴璘年近六十,杨政和郭浩早已先后去世。

宋高宗赵构新任命的姚仲和王彦(非八字军的王彦),军事能力不如前任,与吴璘也不能同心同德。姚仲和王彦在战时名义上归吴璘节制,但往往不能切实执行吴璘的指令。如同两淮战场上,淮西的王权名义上受刘锜节制,实际上不能切实执行刘锜的命令。

绍兴三十一年九月初五,金人犯凤州黄牛堡。

黄牛堡是今陕西凤县东北黄牛铺,是陈仓故道的必经之路。

德顺军之战:南宋的另一场自我失败,再也无法翻身

凤县黄牛铺

金军张中彦和完颜喀齐喀,率领五千余骑,从凤翔大散关入侵四川,进军三十里后,扎营三寨。

黄牛堡守将李彦仙告急。

吴璘刚刚接受四川宣抚的官职,在祝贺声中启程北上抵御金兵。

李彦仙在黄牛堡派军队用神臂弓击退进犯的金国骑兵。

吴璘派高崧增援黄牛堡。

金军退兵,扼守大散关,深沟高垒,坚固自守。

吴璘大军已出仙人关,到达凤州青野原(今甘肃徽县)。

吴璘在青野原收到前线战报,得知金军打了一枪就撤,对部下说:金自守之兵,不足虑也。

金军的主力不在川陕,兵力不足,只能采取防御姿态。

吴璘胸有成竹,下令调集川陕军队全面出击,亲自向各路将领面授机宜。

收复故土,当在今日,我已经等了二十年了。

吴璘的眼睛不禁有些湿润。

不到几个月的时间,吴璘大军已经收复了秦州、陇州、洮州、兰州、商州、虢州(今河南灵宝),在小陇山以西将金兵分割,东线的宋军已开始威胁潼关的金军。

德顺军之战:南宋的另一场自我失败,再也无法翻身

北宋时期的陕西

绍兴三十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海陵王完颜亮被部下杀死,金国军心动摇,纷纷北上,向金世宗表忠心去了。

金世宗写了一封亲笔信给西蜀道兵马都统徒单合喜:

岐国失道,杀其母后,横虐兄弟,流毒兆庶。朕惟太祖创业之艰难,勉膺大位。卿之子弟皆自军中来归,卿国家旧臣,岂不知天道人事?卿军不多,未宜深入,当领军屯境上。陕右重地,非卿无能措画者。俟兵革既定,即当召卿,宜自勉之。

大意是:你的儿子们都从南方回来投奔我了,你是国家元老,岂不知天道人事?你的军队不多,守住陕西就可以了。

徒单合喜当然无话可说,连忙点头称是,职务也改成了陕西路统军使。

陕甘高地上严寒的冬季来临,再加上春节到来,陕西的宋军和金军休整了一段时间。

得知两淮战事及完颜亮败亡,吴璘心情愉快,但内心也有丝丝的忧虑:

川陕总兵力9万5千人,朝廷派吴拱带了3千精兵去援助京湖战区,现在8万多大军在秦岭以北部署,后勤供给是个大问题。

诸葛亮屡次翻越秦岭北伐失利,大都是因为粮草后勤不济。

所幸此次用兵顺利,夺得金军多座城池,获取大量金国粮草,因此对四川的后勤压力不是太大。开春之后,必须控制大小陇山以西的所有地区,收获其夏麦秋谷,就地解决粮草问题,才是持久之道。

王彦在东线进攻潼关一带,牵制金军不能集中兵力到西线。

只是姚仲和王彦皆是赵构任命的庸将,恐怕难以承担春季攻势的大任。

绍兴三十二年(公元1162年)新年刚过完,姚仲派所部6千4百人的步兵进攻金军盘踞的巩州(今甘肃陇西)。等到攻城时,却发现造的云梯竟然够不到城墙上端,连攻三昼夜,不能攻克巩州。姚仲只好舍巩州而去。

巩州的父老听到宋朝的军队来了,连忙送米面到军营。

姚仲离巩州而去时,巩州父老极其狼狈:如果金军得知我们给南宋军队送军粮,岂不把我们全杀了!

于是巩州父老杀了姚仲后军的几名士兵,割了首级,焚烧军粮,逃走了。

姚仲留下部将米刚驻守巩州监视金军,自己统兵东向,前往德顺军。

与此同时,金州(今安康)都统制王彦,在商州、虢州及华山、南山附近强征民兵五万人,包围华州(今渭南市华州区)。

王彦并没有对民兵做有效训练,被强征的民兵心怀不满,战斗力极差。

金国华州守将押军万户裴满挼剌,看到南宋大军声势浩大,准备坚守城池,避不出战。

他的部将猛安移剌沙里剌说:“宋兵看上去虽然多,但大多数是居民,没有经过军事训练,不如以劲兵击之。”

德顺军之战:南宋的另一场自我失败,再也无法翻身

金国铁浮图

于是挼剌派出骑兵千人,出城作战,一鼓作气击败王彦的前锋,随后追入宋军大阵。临时征发的民兵无力抵抗金国骑兵,被斩首五千余级。

绍兴三十二年二月十八日,姚仲带领大军围攻德顺军的金兵,

在吴璘大军的冲击下,金国陕西大将徒单合喜,感觉兵力不支,请求金世宗增兵陕西。金世宗下诏以河南兵一万人支援陕西。

徒单合喜派丹州刺史赤盏胡速鲁改以四千兵力守德顺城。

姚仲围攻德顺城40多天,仍然未能攻下。

吴璘派李师颜取代姚仲,并受吴璘之子吴挺的节制,继续强攻德顺军,依然无法攻克。

金军在德顺城的押军猛安温敦蒲里海,身先士卒,作战凶猛,战后金国以蒲里海为德顺军功第一。

绍兴三十二年(公元1162年)闰二月,吴璘的大军攻克大散关,分兵重新占领和尚原,大散关的金兵退守宝鸡。

金军和南宋军在德顺军处于僵持状态,让吴璘心急如焚。德顺城的地位,此时比三国时期诸葛亮第一次北伐的街亭还要重要。

吴璘决定亲自出马,率三万精兵,前去德顺城。

三月十七日,吴璘亲率大军到达德顺城下。

金国的援军也已赶到德顺城。

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金国统军都监石抹迭勒远在河州,恐怕被宋军包围,带兵万人,在河州击败阻截的宋兵,向东经过德顺,翻越大陇山,到达平凉,向徒单合喜请求援兵,以解德顺之围。

徒单合喜派遣万户完颜习尼列、大良顺,宁州刺史颜盏门都,合二万人,以顺义军节度使乌延蒲离黑为统帅,在平凉城与石抹迭勒会师,共计三万人,前往德顺军。

吴璘派出五千人来诱敌,金军前锋特里失乌也、奚王和尚,追宋军诱饵到德顺城南小溪边。吴璘埋伏的大军覆蔽山冈而出,金军迭勒、蒲离黑的主力赶到,双方力战,一直到天黑,都看不清敌人的面目了,才鸣金收兵,双方打了一个平手。

吴璘看到金军援兵到达,假装退兵。

金军赤盏胡速鲁改、蒲离黑则在徒单合喜的指示下,撤离了德顺城,回师平定宋军对华州等地的侵袭,并在关中平原度过炎热的夏天。

吴璘趁机占领了德顺城。

德顺军之战:南宋的另一场自我失败,再也无法翻身

虞允文

在采石矶大败完颜亮,名声大噪的虞允文,前往川陕担任宣谕使。到了四川后,虞允文力挺吴璘。针对朝廷中放弃陕西的言论,虞允文上《论德顺守战之利不可轻弃奏》,有理有据地进行驳斥。

吴璘在新收复的陕西各路招募二万弓箭手,总兵力已达11.5万,完全可以在陕西独当一面。

新收复的陕西三路,获得三十万石军粮,对四川的后勤压力不是太大。

一旦放弃德顺军,则陕西三路之险、三路之兵、三路之粮,全部都会落入金军之手。

吴璘只要在德顺军站稳脚跟,就可以分兵攻略陕北的泾原路、环庆路、鄜延路,对盘踞在关中平原的金军形成战略大包围。

德顺军之战:南宋的另一场自我失败,再也无法翻身

吴璘的战略包围圈

3、不懂军事的史浩误导宋孝宗,导致德顺军之败

金世宗通过谋叛称帝,金主完颜亮在扬州被弑,导致金国政局一片混乱。

数十年间倍受金人欺压的契丹人,趁机纷纷举起造反大旗。

以西北移剌窝斡的契丹起义规模最大,“兵众强,车帐漫野”。

德顺军之战:南宋的另一场自我失败,再也无法翻身

金世宗

刚当上皇帝的金世宗非常忧虑南宋和契丹南北夹击金国:

窝斡兵势如此,若南宋趁虚袭我国,其危矣!设有所求,当割河南与之。

绍兴三十二年六月当上皇帝的宋孝宗,虽然有心恢复旧邦,但受到太上皇赵构和主和大臣的牵制和误导,没有抓住最佳机会。

对宋孝宗误导最大的就是史浩。

在宋孝宗当东宫太子时,史浩是他的老师。

德顺军之战:南宋的另一场自我失败,再也无法翻身

史浩

宋高宗赵构在二十多岁时,被金国军队的追击,吓得丧失了生育能力,只好收养了两个皇子:普安、恩平二王。普安郡王就是后来的宋孝宗,史浩极力辅佐他,顺利成为了皇帝。

传说赵构为了考验这两个养子,曾各派十名宫女来侍奉。

史浩劝宋孝宗将宫女当庶母对待,宋孝宗对他言听计从。

过了一个月,赵构将宋孝宗的宫女们召回去,发现她们都还是处子,而另一个养子的宫女都已不是处子。赵构才下定决心立宋孝宗为皇太子。

史浩不是一个投降派,而是一个温和的先和后战派。史浩的最终目的还是要北伐,所以,宋孝宗对史浩非常信任。

东宫太子的老师,一般被称为从龙之士,将来要当宰相的。

宋孝宗当了皇帝后,就提拔老师史浩当了参知政事(副宰相)。

正是在史浩的误导下,导致宋孝宗下达了让吴璘放弃德顺军的诏书。

史浩的说辞打动了宋孝宗,宋孝宗让他代草一份诏书:

朕比览卿奏,念卿忠劳,此心未尝一日不西向。而卿子挺,又能坚守德顺,备殚忠力,世济其美。传之方册,可企古人。今若并力德顺,敌或遁去。前进所得,不过熙、原。恐将卒疲毙于偏方,无益恢复。以朕料之,若回师秦陇,留意凤翔、长安,乃为大计。卿更审处也。卿所带忠义兵,却须守挈老小,于秦州以里,措置屋宇屯之,必得其用。比王彦之去,闻极迟迟。此深可罪,亦有曲折。拱知其详,卿且包涵用之。方时艰难,人材不易得,卿当使过,以责其后效。《传》不云乎:‘师克在和’,此之谓也。边地多寒,卿宜益加保护,副朕注想。

史浩简单类比历史,认为汉高祖刘邦、蜀汉丞相诸葛亮,都是出陈仓故道或褒斜道,占领宝鸡、凤翔,再进攻长安,这是自古以来的好战略。

史浩还认为吴璘主力在德顺军,是重蹈姜维的覆辙,曹魏趁姜维主力在西凉方向,邓艾的奇兵得以从川口袭击四川。

史浩不是一个简单的主和派,他实际主张先把南宋做强大后,按照诸葛亮的方式北伐。

连宋孝宗也上了史浩的当。

关键的问题是,此时不能照搬三国故事。

诸葛亮时代,蜀汉面对的曹魏,骑兵并没有占据绝对优势,双方还是以步兵对决。

另外,诸葛亮屡次北伐失败,主要的原因在于后勤粮草困难,往往是看到粮食不多了就主动撤军了。

秦岭给蜀汉的后勤造成了巨大压力。

南宋初年,金军有强大的骑兵力量,有令人生畏的重骑兵铁浮屠。前文已说,金兵出动1千骑兵,竟然能一次冲垮南宋5万大军。

而平原地带,是金军重骑兵驰骋的最佳地理环境。

宝鸡、凤翔一带,是关中平原西部,有利于金国骑兵的展开。

德顺军之战:南宋的另一场自我失败,再也无法翻身

关中平原

如果吴璘在凤翔一带,集中兵力与金军决战,很有可能会重蹈三十年前张浚的富平之败。

大小陇山以西的陇西,虽然土地不如关中平原肥沃,但可以给吴璘的大军就地提供粮草,减少从四川运输粮食的压力;此处多山地高原、关隘重重,适合吴璘根据地形打防御战。

吴璘从小在德顺军长大,并在陕西征战三十多年,对地形和敌人部署都了如指掌。

史浩不过是读了一些历史书的文人,根本没有战场经验,说白了就是一个赵括!

吴璘主力在德顺军一带,是正确的决定。

接到撤军的诏书,吴璘不得不主动放弃德顺军及陕西十六州,南撤四川边关。德顺军在南撤过程中,因为地形较为平坦,遭到金军徒单合喜部骑兵的阻击和追袭,损失惨重:

(吴)璘军之失者三万三千,部将数十。连营痛哭,声震原野。

吴璘军队元气大伤,在第二年的隆兴北伐中,根本就没有发挥出任何有力的军事作用。

吴璘在陕西已经收复了一半国土,对关中平原的金军形成了战略半包围。

德顺军之败后,这些成果全部丧失。

话说两边,金国的徒单合喜在稳定了关中平原后,也敏锐地发现德顺军的战略地位。

到了绍兴三十二年秋天,徒单合喜先以完颜璋为权都统、完颜习尼列权副统,将兵二万攻德顺军。然后,徒单合喜亲率四万大军入驻水洛城,切断秦州和德顺军联络通道。

此时,金军在德顺军附近的总兵力已达6万人。

吴璘也不断调兵遣将,增加秦州的兵力,增加出蜀口的兵力。双方各有攻防,但整体上来说,吴璘占据了战场主动。

德顺军和秦州的宋军,已经收获夏麦秋谷,粮草充足,固守城池一年以上也不会有饥荒。

转眼间,从春夏秋,到了冬天。

虞允文被罢免川陕宣谕使,主和的王之望为川陕宣谕使。

绍兴三十二年十二月,在史浩的诱导下,宋孝宗下诏给吴璘,弃德顺城。

吴璘拿到宋孝宗的诏书时,心情如同绍兴十年在郾城拿到宋高宗十二道金字牌御札的岳飞。

德顺军之战:南宋的另一场自我失败,再也无法翻身

岳飞

奉不奉诏?

吴璘的部将纷纷说:

将在军,君命有所不受,此举所系甚重,奈何退师?

此时,宋孝宗刚继位不久,还有宋朝对武将猜忌的祖宗家法,面对这一切,吴璘无奈地说:

握重兵在远,朝廷俾以诏书从事,璘敢违诏耶?

吴璘只好让德顺军的三万大军分三路撤退,遭到金国徒单合喜六万大军的追击,损失惨重。

王之望奏:

四川精锐皆属吴璘,吴璘精锐尽在德顺,德顺正军三万余人,今据吴拱所申:实受到人未及七千,统制、将佐所存无几,但云未知下落。自西南用兵,无此狼狈。

《金史》记载:

于是,临洮、巩、秦、河、陇、兰、会、原、洮、积石、镇戎、德顺、商、虢、环、华等州府一十六尽复之,陕西平。

4、德顺军之败产生了另一个恶果

德顺军之败,在南宋朝廷和川陕吴家军之间产生了深深的裂痕。

这场败战的主要责任在宋孝宗和史浩。

但宋孝宗碍于颜面,不肯承认错误,却认为是吴璘在撤军过程中部署不当导致的。

在德顺军之败二十年后,宋孝宗还念念不忘,向吴璘之子吴挺提醒失败的责任是谁,要吴挺吸收经验教训。

淳熙十一年(公元1184年),宋孝宗写《宣示蜀帅亲札御笔》给吴挺:

将来虏人或有侵犯口衅,国家或为进取之策,先于何路出师?合取是何要地?昨者兴师,主帅愚谬举措无谋,宜为深戒。

宋孝宗自以为写得很委婉,没有点名,甚至还可以向淮东、淮西联想,但说的话却很伤人“主帅愚谬”、“举措无谋”,说吴璘愚蠢谬误。

吴挺接到御札,心头火蹭蹭蹭上窜,毫不客气,针锋对麦芒,回了宋孝宗一封奏章《兴元具状》:

虏自用兵以来,前后犯蜀,皆由凤翔、秦州两路。……若破秦州,即可直据德顺,则泾原、熙河、秦凤三路皆为我有。

言下之意:我老爸用兵如神,他的军事路线是对的,先破秦州,再占德顺,今天我还是认为这是最正确的路线。先从大散关攻打凤翔是蠢蠢的书呆子想法!

吴挺的顶撞,把宋孝宗也惹恼了,直接点吴璘的名,御笔写到:

若以卿言,恐并日未为得计,寻检会吴璘、王之望所奏,前后累章,备见辛巳出师秦州、德顺舍重取轻,首尾失据,应援辽远,几失川口,费我全力,竟致无功。……是皆前事之危道也。故辙可复蹈哉?……勿以向一时之误,不为后事之戒。

宋孝宗措辞严厉,一逞口舌之快。

这就在朝廷和吴氏将门集团产生了巨大的裂痕。

吴挺虽然气鼓鼓地,但也没办法,谁叫自己是别人的臣子呢。

吴氏将门集团对朝廷的积怨,最终在吴挺之子吴曦身上爆发出来。

德顺军之战:南宋的另一场自我失败,再也无法翻身

吴曦

吴曦担任太尉时,看透了了南宋的衰弱,看到朝廷对吴氏将门集团的猜忌和压制,心怀异志。那时他已被调离四川担任闲职。

开禧元年(公元1205年),韩侂胄北伐金国。吴曦趁机依附韩侂胄,请求回到四川。吴曦回到四川后,把兵权和财权都抓到手,叛宋降金,请金国封他为蜀王。开禧三年(公元1207年),吴曦自称蜀王,称王仅四十一天,后被部下所杀。

吴曦在四川的倒打一耙,使南宋的开禧北伐彻底破产。

最后一事,史浩有一子,名叫史弥远。

参考文献:

宋史

金史

宋会要辑稿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

中兴两朝编年纲目

张有堂,徐银梅,德顺军治地考述,宁夏史志,2011.3

魏柏树,德顺军考辨,天水师范学院学报,2009.6

王智勇,论宋、金德顺军之战,四川大学学报,2003.4

许浩然,南宋孝宗朝晚期对金边备事考:以淳熙十一年周必大档案、信札文献为中心,史林,2004年

汪圣铎,乔东山,史浩与宋金和战

本人是沂蓝书院赵月光,主要研究宋史和近现代史,继承章太炎学派唯识史观学说。

本文为原创,如果觉得有点意思,敬请点一下关注并点赞。

看历史标签: 上一篇: 岳家军在绍兴十年有多少真实兵力? 下一篇: 东汉太学生的大扩招,汉顺帝夫妻二人为此费尽心机 返回列表我要分享

相关推荐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猜你喜欢

看剧学史 / 华夏历史 / 世界历史

最近更新

最新排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