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看历史,为您展示全球历史知识 / 历史 / 二战 / 秦国 / 美国 / 战争 / 有翡 / 德国 / 文化 / 嬴政 / 日本
logo
您的当前位置:看历史 > 历史趣闻 > 文人傲气——张岱之伪与韩愈之真

文人傲气——张岱之伪与韩愈之真

时间:2021-06-04 12:38:25来源:阅读:0
"

摘要:张岱纵情山水、自我标榜却忽视穷苦的人格,他的骄傲,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全国上下烧香拜佛,韩愈却递上《谏迎佛骨表》,例举无数信佛的国君短命乃至亡朝的例子,他难道不知道顺势而走明哲保身吗?他的表,简直是指着皇帝的鼻子说:“汝命不久矣!”他,难道不曾害怕吗?

文人傲气——张岱之伪与韩愈之真

佛经有言:“猫有灵性,其命有九。”我想,猫的九条命,是来自于它对危险的预知和对危险的正确规避方式。而古时文人亦不止一条命,其命有二:一为性命,一为使命。而这两条命,却是来自对“朝避猛虎,夕避长蛇”的艰险蜀道的无所畏惧,是直面危险的勇气。

文人使命,就是他们的傲气,是气节,如雪松的针叶,四季常青,衬出了无比挺拔的腰杆儿;若是雪松针叶落尽,那无论表面上你这腰杆有多直,也掩盖不了气节死而人走肉的本质。

文人傲气——张岱之伪与韩愈之真

骄傲,可以是“守岛就是守国”的王继才那样的尽忠职守,也可以是人镜魏征那样的毫不动摇,但它绝对不是自认为高人一等而看人不起。

张岱由此显得伪傲。崇祯五年十二月,大雪三日,张岱召一舟子,往湖心亭而去,归来作文《湖心亭记》却道“余独往湖心亭看雪”。试问:舟子非人乎?如果是,怎么能说是独往呢?此时的他,对舟子的无视之意已经隐隐欲现!或许,他认为区区一个舟子不值得他的笔墨赘述;或许,他一心只想体现自己的清高骄傲,知音难觅。可舟子与张岱都是第一次做人,谁比谁高贵?

文人傲气——张岱之伪与韩愈之真

崇祯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拏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到亭上,有两人铺毡对坐,一童子烧酒炉正沸。见余大喜曰:“湖中焉得更有此人?”拉余同饮。余强饮三大白而别。问其姓氏,是金陵人,客此。及下船,舟子喃喃曰:“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当张岱再提舟子时,文已作结。“及下船,舟子喃喃曰:‘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此句何意?为什么要以此作结?目的显而易见:通过写舟子对他行为的不解来衬托他的与众不同。

当然,从写作手法的角度考虑,这个结尾还存在另一种解释:舟子不曾呢喃,更不曾说过这话,这只是张岱的虚构。虚构的目的,仍然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傲气,自己的与众不同。

可怜了舟子,大雪天时,湖中人鸟声俱绝,而他为了生计依然在外劳碌,确是一个踏踏实实的穷苦人无疑。可就是这样一个半生劳碌之人竟被一个自诩清高的纨绔子弟暗暗鄙视了,与如今阶层固化后的某些人何其相似!总带着一些自视甚高的伪傲,殊不知自己所依仗的全是祖上余荫罢了。真不知道张岱遇见观刈麦都会神伤的白居易会作何感想!张岱纵情山水、自我标榜却忽视穷苦的人格,他的骄傲,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他有傲气,但那是被一根根粘在雪松上的针叶,是伪傲!

张岱在自己的墓志铭中写道:蜀人张岱,陶庵其号也。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兼以茶淫橘虐,书蠹诗魔,劳碌半生,皆成梦幻。年至五十,国破家亡,避迹山居,所存者破床碎几,折鼎病琴,与残书数帙,缺砚一方而已。布衣蔬食,常至断炊。回首二十年前,真如隔世。

文人傲气——张岱之伪与韩愈之真

穷奢极欲,这是伪傲者的写照;自视甚高,这是伪傲者的偏见;终成梦幻,这是伪傲者的结局。正如沈复所言:“世事茫茫,光阴有限,算来何必奔忙?人生碌碌,竞短论长,却不道荣枯有数,得失难量。”我等都是凡人,都逃不过六道轮回,何必用伪傲装点自己?欲戴其冠必承其重,何苦借势拔高自己,伤了别人,钝了灵魂?

伪傲既不可取,文人傲气当如何?顾吾念之,唐宋八大家之首韩愈韩退之,可谓行为士先!因为他,有着敢于反驳敢于质疑的精神,有着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气。 而这种精神气质,对当下某些惟上是从的官员来说,实在是欠缺。

文人傲气——张岱之伪与韩愈之真

唐宪宗元和十四年,唐宪宗要迎佛骨入宫供养三日。而他,“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这背后,可有人揣度过这是一种怎样的勇气?他文采滔天,不可谓不是拥有着超乎常人的智慧,难道他向圣上呈表时就没有预料到自己可能会有的结果吗?他看得清古今大势,难道就看不懂群情之偏激吗?全国上下烧香拜佛,他却递上《谏迎佛骨表》,例举无数信佛的国君短命乃至亡朝的例子,他难道不知道顺势而走明哲保身吗?他的表,简直是指着皇帝的鼻子说:“汝命不久矣!”他,难道不曾害怕吗?他,落笔时难道不曾手抖吗?

文人傲气——张岱之伪与韩愈之真

我们和韩愈之间隔着沧海桑田,从物质文明到思想境界,彼此早已有十万八千里,当年的儒佛之争,宗教之辩,孰是孰非,我们暂且放下不议。在我眼里,有的只是一个老臣见到皇上斥巨资迎佛骨而心急如焚的模样,是韩愈见到百姓为了侍奉佛教而废业破产、烧顶灼臂的惋惜神情,是退之颤抖着手奋笔疾书只为扭转乾坤的坚定眼神。我想他当时的内心所想的一定是春秋战国时的陈不占:即使内心畏惧,但为了保卫国家保卫国君,拼死也要冲上前线;哪怕胆小如鼠,听见兵戈之声就会惊骇而死,也要奔赴救亡,尽自己的一份指责。大概这就是仁者之勇......

几乎是毫无悬念的,退之被贬,甚至险些被处死——一如他当初劝人从师不被理解反被诟病。可他也如当初,为着文人傲气,依然敢对现实放肆,依然目光坚定。

被贬路上满是凶险,山路不便,强人出没,若有延误,朝廷又要问罪,他的小女儿更是在行路中因病夭折。外有朝堂之祸,内有家破之患,近有行路之难,远有官场之险,也难怪他会对前来送行的侄孙说“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这样决绝的话。悲哉!悲哉!!

文人傲气——张岱之伪与韩愈之真

我,恍惚间看到了一个蹒跚老者,他在马车边拄杖前行,再泥泞的路也拒绝别人的搀扶。支撑他的,只是单纯的文人傲气......他十分了解自己的使命——继往圣之绝学,开万世之太平。他是一棵真正的雪松——大雪不能淹没,烈火无法煅烧,即使有人拧断了他的枝丫,他也能坚持自己的傲气,横眉冷对千夫指!

看罢退之,我不禁想大言不惭地问上一句:这难道不是华夏文人应有的傲气吗?质疑,坚守,敢于作为!而不是像张岱一般游山玩水却自命不凡,只能写一些合乎狭隘的美学的文章,却触及不到真正的人间大美。

现如今,坚持文人傲气早没有韩愈当年那样的艰难险阻,我们怎能空言蜀道之难?怎能将这份文人傲气弃如敝屣?做学生敢于质疑老师,做老师敢于反驳权威,生活中的每一点滴都可以是我们的傲气。先贤如此,晚辈怎能落后?且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翕张!

我隐约看到了远处以为拄杖的老者,朝着日出的方向走上了断崖 衣衫猎猎,皱纹都堆在了眼角,欣慰地说道:“孺子可教也!”

文人傲气——张岱之伪与韩愈之真


参考文献:

  • 《湖心亭记》
  • 《自为墓志铭(张岱)》
  • 《旧唐书·宪宗记》
  • 《资治通鉴》
  • 《谏迎佛骨表》
  • 《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
  • 《祭女挐女文》
  • 《新序·义勇第八》
看历史标签: 上一篇: 宋朝时期,致使“田宅买卖”等大型交易疯狂的原因 下一篇: 强盛必有原因!看盛世下的西汉军种分类 返回列表我要分享

相关推荐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猜你喜欢

看剧学史 / 华夏历史 / 世界历史

最近更新

最新排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