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看历史,为您展示全球历史知识 / 历史 / 二战 / 秦国 / 美国 / 战争 / 有翡 / 德国 / 文化 / 嬴政 / 日本
logo
您的当前位置:看历史 > 历史人物 > 宫羽田:《一代宗师》:王家卫的“时间”和“格局”

宫羽田:《一代宗师》:王家卫的“时间”和“格局”

时间:2021-06-06 12:03:59来源:阅读:0
《一代宗师》:王家卫的“时间”和“格局”

2015年1月8日,《一代宗师》3D版于中国内地上映,看完之后,不少观众表示“看不懂”,而“看懂”的观众则称,在电影里看到了“不断重复自己的王家卫”,关于后者,王家卫从不否认。

很多人说我重复自己,这话是不错的。时间就是重复,我就是在不断地重复自己,不单单是重复某一部电影,而且是重复自己所有的电影。我把那些人物放在不同影片的背景下,看看他们到底会怎样。

如果要在王家卫的电影里提取关键词的话,时间哲学这两个词语是必不可少的成分。王家卫擅于借助时间这一抽象的概念来注入哲学,并阐述哲学。

《一代宗师》:王家卫的“时间”和“格局”

生命苦短,时间才是最大的“赢家”

面对滔滔而去的江水。孔子曰:逝者如斯乎。时间不可控,一如眼前滔滔的江水。在有限的时光里,人总想着干点什么,一次擦肩,一次相遇,都流淌在王家卫的电影里。在《堕落天使》里,每一个天使都不想错过擦肩的机会,因为他深知“每天你都有机会和很多人擦身而过,有些人可能会变成你的朋友或者是知己”,但无奈的是,时间的不可控性让人无法抓住光阴的尾巴,一切都像《重庆森林》里的“过期罐头”一样,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罐头会过期,感情也会过期。极致的无奈,到了《东邪西毒》里,“大嫂”张曼玉的一句话道尽了感情的无奈。

《一代宗师》:王家卫的“时间”和“格局”

我一直都以为是自己赢了,直到有一天看着镜子,才知道自己输了,在我最美好的时候,我最喜欢的人都不在我身边。

王家卫曾说过:在这个江湖世界里,最厉害的不是武功,是时间

在《一代宗师》里,叶问有咏春拳,宫二有六十四手,叶底藏花,鲜少遇到对手,但在时间面前,他们同样无力且无奈。

王家卫将叶问和宫二的爱情故事放置于一个纷乱的年代(民国),也注定了一段感情的跌宕起伏,最终以黯然结束。他们不是输给了自己,而是输给了时间

初时,宫二父亲要寻找和自己“搭手”的叶问,宫二的反应是“让他搭手多大的面子,姓叶的不识抬举,咱可不要坏了规矩。”一场较量,沉静内敛,眼波流转之间,情愫暗生。明面上,宫二是想让叶问知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实际上是让叶问莫忘记六十四手,也莫忘记宫二这个人。

这段情感来得微妙而美好,王家卫用的镜头唯美而缠绵,叶宫二人,只在辗转腾挪和相互对视之间,真情流走于镜头,一如潋滟的湖光山色,然而,这段情终究是相遇在了错误的时间(叶问已有家室,宫二已定亲他人),于是一切情愫皆停留在了发乎情,而止乎礼的阶段。

《一代宗师》:王家卫的“时间”和“格局”

王家卫抛给了观众一个两难的问题:在错误的时间,遇到对的那个人,该如何抉择?

在《东邪西毒》里,王家卫试图给出过答案:几乎所有人都选择了逃避。欧阳锋选择隐居大漠让心爱的大嫂抑郁而终,盲剑客浪迹天涯,横死在乱军之中,美丽的妻子在家乡望穿秋水度日如年;骄傲的黄药师迟迟不肯说出那句话,最后也逃到了桃花岛,不问世事。唯有质朴的黄七公,牵着骆驼带着妻子闯荡天涯——谁说闯荡江湖不能带着妻子?

爱情的深刻也许在于千回百转而不得,但爱情的美好幸福或许就在于返璞归真,乃至于孤注一掷的牺牲精神。

在时间的流转里,谁都逃不过岁月的蹉跎。叶问从“四十岁之前,我的人生都是春天”过渡到了冬天,军阀混战到日军侵略,家园破碎,妻离子散,再到开武馆收徒,阅尽人世沧桑,看遍世间繁华落幕,人生起伏,在时光里婉转轮换。宫二始终放不下心中的仇恨,孤注一掷,断发奉道,不传艺不嫁人,孤苦一生。

《一代宗师》:王家卫的“时间”和“格局”

然而,终究忘不了那段情。

我在最好的时候遇到你,是我的运气。可惜我没时间了。想想说人生无悔,都是赌气的话。人生若无悔,那该多无趣啊。叶先生,说句真心话,我心里有过你。我把这话告诉你也没什么。喜欢人不犯法,可我也只能到喜欢为止了。

《一代宗师》:王家卫的“时间”和“格局”

在时光的流逝中,容颜会衰老,感情会过期。在感情的选择上,宫二选择“留在了最好的年华里”,而准备去东北寻找宫二的叶问,因为战争的突然爆发,做好的大衣被变卖,空留下一颗纽扣,离开广东之后,已经没有了身后事,身后身。

感情、人生,在时间面前,没有谁是真正的赢家。

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

宫二父亲宫羽田和叶问都是有大格局的人物。

两人在电影里有一场精彩的比斗,比的不是武功,而是想法。何谓想法?想法就是眼界、心胸、气度,这是做人做事的基本准则。

一块饼,要如何才能掰开?宫羽田说了一段往事。

那年,中华武士会成立。从南方来了一个人,话不多说,手中拿着一块饼,让我大师兄李存义掰开。我师哥李存义没有说话,还让他当了武士会的第一任会长。他拼的不是武功,是一句话:拳有南北,国有南北吗?

宫羽田说的传承,是格局,是他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宫羽田见到的是自己的家国情怀,武术的传承,不仅仅在个人,在南北,而在一整个国家。而叶问见到的是变化和流转,他眼中的世界,是整个天下,已经不仅仅局限于一家一国。

其实天下之大,又何止南北。勉强求全,等于固步自封。在你眼中,这块饼是个武林。对我来讲是一个世界。所谓大成若缺,有缺憾才能有进步。真管用的话,南拳又何止北传。你说对吗?

关于“格局”一说,张艺谋在《英雄》里也有探索,秦国试图吞并六国,天下刺客,欲杀秦始皇而后快。同为赵国人的无名、残剑、飞雪是其中的代表,为杀秦始皇,奇谋迭出。为达到刺杀目的,长空、飞雪不惜以身为“引子”,让无名接近秦始皇。而一切准备就绪之时,一直试图阻止这场刺杀行动的残剑送给了无名两个字。

天下!

个人的痛苦与一国的痛苦,就不再是痛苦,一国的痛苦,比起天下人的痛苦便不再是痛苦。只有秦始皇有这种魄力解决天下人的痛苦,一统六国,因此杀不得。

这便是残剑的“格局”。

《一代宗师》:王家卫的“时间”和“格局”

宫羽田在武学上有个人生信条: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这不仅仅是武学的三个阶段,更是人生的三个阶段。见自己,是认识自己,认识自己的缺憾与不足,才能见天地,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至于一叶障目,然后才能见众生,须知众生皆苦。

叶问出场时,有一场雨中的打戏,动作潇洒,辗转腾挪之间,敌人人仰马翻。叶问说:功夫,一横一竖,站着的才能有话语权。

这可以视作叶问“见自己”的阶段,他信奉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传承的是拜师时师傅赐予的那根缠在腰间的腰带:人活一口气。也是宫羽田年轻时候的写照,年轻的时候,眼睛里只有胜负,没有人情世故。但等到心智成熟,便开始知晓,人要往远看,过了山,眼界就开阔了。但凡一个人见不得人好,见不得人高明,是没有容人之心。

《一代宗师》:王家卫的“时间”和“格局”

等遇到宫羽田以及其师兄,便是“见天地”的过程,须知五学无止境,一山更比一山高。宫家的六十四手、形意拳,是另一种隐喻。在《东邪西毒》里,王家卫曾借欧阳锋的话婉转道出“见天地“时的心态。

“每个人都会经过这个阶段,见到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可能翻过山后面,你会发现没什么特别。回望之下,可能会觉得这一边更好。”

《一代宗师》:王家卫的“时间”和“格局”

而在《一代宗师》里,王家卫则借用叶问,试图去越过重重高山,去看看外面更大的世界。

见众生,则已是叶问历经人生波折,最终看淡一切,开馆收徒,将咏春拳(信念和理想)播撒到世界后的事情了。

每个人都会经历这样的阶段,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只是有的人格局不同,便停留在了不同的阶段上。马三在“见自己”的过程中就已误入歧途,沦为汉奸。在师傅宫羽田试图用武学关隘提醒他“回头”时产生误解,一步错步步错。最终连见自己的境界都没达到,而宫二,在认识到自己后,无法破开心中的仇恨,无法走出情感的桎梏,选择了停留在最美好的时光里,自欺欺人,也未能迈过“见众生”的门槛。

《一代宗师》拍摄筹备了8年,王家卫从当初看到叶问的三分钟视频,产生拍叶问生平的想法,到拍一群人(宗师),再到拍成了“一个世界”,心胸的转变,何尝不是在“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

看历史标签: 上一篇: 王毛仲:一个两次在政变中助李隆基上位的高丽人 下一篇: 宫羽田原型:飞檐走壁不在话下,20步距离躲开子弹,是真是假? 返回列表我要分享

相关推荐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猜你喜欢

看剧学史 / 华夏历史 / 世界历史

最近更新

最新排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