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看历史,为您展示全球历史知识 / 历史 / 二战 / 秦国 / 美国 / 战争 / 有翡 / 德国 / 文化 / 嬴政 / 日本
logo
您的当前位置:看历史 > 历史人物 > 蔡孝乾:中共在台湾最大的叛徒蔡孝乾:食色性也

蔡孝乾:中共在台湾最大的叛徒蔡孝乾:食色性也

时间:2021-06-08 14:39:03来源:阅读:0
中共在台湾最大的叛徒蔡孝乾:食色性也

 

谷正文(1910年—2007年1月25日)

台湾国民党大特务、中共叛徒谷正文,在回忆录中有一段对时任中共台湾省工委书记蔡孝乾的评述,令人玩味良久。

他说:“一个人说话是不是诚恳,从他的双眼大致上可以看得出来。而蔡孝乾被捕后的最初几天,应讯虽然大方,但是眼神却闪烁不定,所说的内容大抵不着边际,这点,我暂时不与他计较。从第一眼印象,我便假定他很注重物质生活,这种人,如果能充分满足他的物质欲求,慢慢地,就可以主宰他,到那个时候,他什么话都会说。”

台共在1950上半年几乎遭受灭顶之灾,罪魁祸首就是这位蔡孝乾。

中共在台湾最大的叛徒蔡孝乾:食色性也

 

蔡孝乾投敌后被授予少将军衔。

蔡孝乾不是一般的人物。他是老台共的重要创始人之一,是中共在台湾地下组织的最高领导人。他还是唯一参加过长征的台湾籍共产党员,并被任命为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然而,就在解放军加紧筹备,即将攻打台湾之际,蔡孝乾被捕,继而叛变投敌,供出了全部地下组织,造成与中共有关的1800多人被捕,3000多人被枪毙,8000多人被判10年以上的重刑。

台湾历史上著名的“扑杀红色时代”的白色恐怖即由蔡孝乾一手开启。

谷正文的评价,深刻道明了蔡孝乾的弱点和台共被剿杀的原因。他说,“我认为,共产党在台湾的地下工作之所以失败,除了组织成员过于乐观,以致行迹过于暴露之外,它的领导人蔡孝乾的浮奢个性更是一个严重的致命伤。假如当初共产党派来台湾领导地下活动的人有几分周恩来或罗荣桓的才气,那么,历史的演变恐怕就大不相同了”。

活阎王谷正文一手摧毁了台湾地下党。

历史当然不能重写。如果蔡孝乾不被捕、不叛变,如果台共没有遭遇灭顶之灾,也不能推论台湾必然被解放。两岸现在的格局,台共失败只能是原因之一,更为重要的,则是美国发动朝鲜战争,在客观上严重阻滞了台湾的解放。
蔡孝乾所以叛变,除去他意志不坚,信仰不笃外,还有两个原因,就像谷正文分析的一样,他过于重视物质生活,追求浮奢享受,好色贪财。

所以,解剖蔡孝乾的样本意义,于过去、现在和未来,依然有着不可忽视的重要意义。

唯一参加过长征的台共干部

蔡孝乾,1908年出生于台湾省彰化县花坛乡,1919年进入日本人办的彰化公学校读书,1922年毕业,然后留校任代教员1年。1924年至1925年,他进入上海大学社会科学系读书,受到当时在这里执教的瞿秋白、任弼时等人的影响,蔡孝乾积极要求进步,参加了上海台湾青年会,组建了旅沪台湾同乡会,1925年12月还主持召开了上海台湾学生联合会成立大会。

中共在台湾最大的叛徒蔡孝乾:食色性也

 

蔡孝乾这张年轻时的照片,和苏有朋有点相像。

1926年7月,蔡返回台湾,宣传革命,帮助组织了台湾文化协会左翼,后为文化协会机关报咨询、顾问和撰稿人。1928年,他参与组建台湾共产党,4月当选为台湾共产党(即日本共产党台湾民族支部)中央委员、常任委员兼宣传鼓动部长,负责宣传部工作。同年8月,他为躲避日本当局搜捕,离开台湾到大陆,潜至福建漳州。1932年4月红军攻下漳州后,经红一军团政治部主任罗荣桓安排,蔡经闽西苏区到江西瑞金根据地工作。

蔡孝乾在中央苏区工作两年多,在列宁师范学校(团校)任过教,主编过《红色战士报》,还当选了“反帝总同盟”主任。期间,他接触过不少中共领导,如罗荣桓、周恩来、胡耀邦、项英、毛泽民、毛泽东、毛泽覃、刘伯承等。

对自己成为“红色战士”的一员,蔡孝乾后来回忆说,这“带给我的是一种根本性的变化,不仅是属于实际生活方面的,而且也是属于意识观念方面的”。

1934年10月,蔡孝乾参加了中央红军的长征。凭借毅力和运气,也被众多牺牲在路上的战友所感动,蔡孝乾追随大部队完成了壮举。他由此成为唯一一位参加过长征的台共干部,这是他最大的政治资本。长征途中,他与中共诸多领导培养出深厚的革命感情,这为其后来成为台湾地下党最高领导埋下伏笔。

值得一提的是,蔡孝乾在1968年后,以“江西苏区回忆”和“红军‘西窜’回忆”为主题,撰写了24篇文章,连载于台湾《中共研究》杂志,1970年汇编成册,在台湾、香港两地发行。在这本书中,蔡孝乾对当时中央苏区的土地斗争、查田运动、扩红运动、财经运动、劳动政策、文教工作、肃反工作、合作化运动、史诗般的长征,以亲身经历与历史相结合,写出了珍贵的第一手资料,具有相当高的参考价值。

实事求是地说,中央苏区的工作经历以及长征路上的生死历练,对蔡孝乾的一生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

他目睹了惨烈的湘江战役,眼见着红军一整团一整团地牺牲;他用自己的双脚走过草地、爬过雪山,经历过难捱的饥饿、病痛;他也亲身经历了共产党的高级领导人如何与战士一起同甘苦共生死。所有这些,对他灵魂的触动肯定是深刻的,甚至是深入骨髓的。到苏区之前,蔡孝乾的确已是共产党员,但他所从事的工作,与真正战斗中的刺刀见红,和其后艰苦卓绝的战略转移相比,毕竟有着质的不同。此前的蔡孝乾,身上多少还带着学生气,甚至不能完全排除进步文艺青年的小资浪漫情调,但经过血与火洗礼后,蔡孝乾已初步具备了成为中共高级干部的素质。

1935年10月,蔡孝乾到达陕北后,任反帝联盟(后改为抗日联盟)主席,1936年4月被任命为中华苏维埃政府的内务部长,9月调任中共中央白军工作委员会(周恩来任书记,专管对国民党军的渗透和瓦解工作)下属的北线工作委员会书记。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后,他随八路军总部赴山西抗日前线,任野战政治部敌工部部长。因精通日语,他主要负责管理日俘和对敌宣传。后因中共“保护干部”政策,考虑前线危险太大,而蔡的身份极为特殊,遂将他调回延安。1941年12月,在东方各民族反法西斯大联盟第一次会议上他被选为同盟常委。

1942年6月,蔡孝乾出版了一本系统介绍台湾历史和现状的书,他在该书序言中说:“我们研究台湾,不只是要了解台湾本身的情形,而且还要了解日寇一般的统治殖民地的方针和政策,同时还要学习台湾民众与日寇斗争的经验与教训。”

这本书的出版,进一步奠定了他在中共党内“台湾通”的地位。

1945年4月23日至6月11日,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延安举行,蔡孝乾旁听了这次会议,但未能获选为中央委员或候补中央委员。

出任中共台湾工委书记

八年抗战,蔡孝乾经受住了煅炼和考验。1945年8月,周恩来亲自找蔡孝乾谈话,要他担任中共台湾省工作委员会书记,赴台主抓秘密工作。中共华东局也在上海设立华东局对台工作联络站,后来又在香港设立台湾工作小组香港联络站,负责与蔡孝乾联络并帮助地下党在台开展工作。

据《安全局机密文件》记载,蔡孝乾于1945年9月从延安出发,长途跋涉3个多月,于12月抵达江苏淮安,见到华东局书记张鼎丞、组织部长曾山,以及预定去台的张志忠等人。1946年4月,张志忠率领首批干部先行搭船前往台湾。7月,蔡孝乾乘船抵达台湾,中共台湾省工作委员会正式成立,蔡任书记,张志忠任委员兼武工部长,陈泽民任副书记兼组织部长,洪幼樵任宣传部长。蔡孝乾化名老郑,陈化名老钱,洪化名老刘,张化名老吴,加上华东局派遣来台的福建人林英杰,成为中共在台的“五巨头”。

中共台湾工委在蔡孝乾领导下,秘密发刊《光明报》、《青年自由报》等,作为展开地下工作的工具。虽然力量比较弱小,但在轰轰烈烈的“二·二八”事件中积极工作,还是有所作为。华东局向台湾工委发出指示,内容包括重新吸收优秀分子、确立完整组织、确保兵源财源,以及占领台湾山区,以深山为根据地,在山区建立解放区和游击区等原则。经过工委努力,至1948年6月,全省党员已达300人左右。

该月,中共华东局在香港召开“台湾工作干部会议”,会议形成的《决议文》提出:“准备群众力量,扩大党的基础,……结成广泛的爱国民主统一战线,准备在全国解放战争达到全面胜利关头,武装起义解放台湾,完成台湾人民民主自治运动。”蔡孝乾返台后,着手开展武装斗争的准备,到1949年底,台湾工委党员已达1300多人。

此后不久,蔡孝乾就开始了他的噩运。

贪吃好色 叛变投敌

1949年3月26日,台北两名大学生因单车载人被警察留置警局,引起学生抗议,次日大学生包围了警察总局,沿路高唱大陆歌曲《你是灯塔》、《跌倒算什么》,高呼大陆学生运动口号:反内战、反饥饿、反迫害,这引起国民党政府的高度警觉,断定校园一定有中共地下党在幕后策划。台湾省主席陈诚决定镇压学生运动,4月6日,他派军警包围了台湾大学与台湾师范大学宿舍,引发学生反抗,100多名学生遭军警逮捕入狱,其中7名学生被枪决。

1949年7月,有人捡到一份台共刊物《光明报》,上交陈诚,陈再送蒋介石。蒋大为震怒,限期破案。很快,高雄警察局抓到4名持有《光明报》的台大学生,保密局侦防组组长谷正文约谈4名学生。学生戴传李承认,报纸是从妹妹戴芷芳处所得,而戴芷芳的上线是基隆中学校长、台共基隆工委书记钟浩东。《光明报》就是基隆市工委的宣传刊物。

谷正文后来在回忆录中详细记载了破获中共台湾工委的过程:

8月14日清晨3点半,保密局派出三个行动小组的特务,荷枪实弹进入基隆中学校长寓所,逮捕了钟浩东,同时搜出了印制《光明报》的印报器材,及大量共产党宣传资料。钟浩东历经了三天三夜连番讯问和严刑拷打后,神志不清,恍惚间反问了一句谷正文:“老郑怎么样?”

虽然钟浩东死都不肯说老郑是谁,但谷正文已料到他不是一个简单人物。
不久,保密局特务逮捕了高雄工委负责工运的李汾。谷正文决计玩一场“捉放曹”,他故意释放了李汾,意在放长线钓大鱼。1949年10月中旬,李汾突然报告谷正文,他的上级和他约好,10月31日在高雄市农会前碰面。

那一天,高雄工委负责人兼台湾工委副书记陈泽民被逮捕。谷正文在陈随身的笔记簿里,又发现了“老郑”二字。陈最终熬不住刑讯,说出了老郑落脚处的地址:台北市泉州街26号。

1950年1月29日深夜,老郑,也就是蔡孝乾,终于被蹲守近两个月的保密局特务逮捕。即使这时,包括谷正文在内的国民党特务,都没搞清楚老郑就是中共在台湾地下党的最高负责人蔡孝乾。谷正文曾坦承:“我直觉他若不是台共的头号领导人,至少也是领导人的左右副手”。

蔡孝乾参加过学生运动,走过两万五千里长征路,经过八年抗战,斗争经验丰富。被捕后被连轴转地审讯,他发现对方并不知他的底细,于是就和特务们不着边际地兜圈子。奇怪的是,谷正文似乎胸有成竹,也不急于逼问过甚。他前往高雄布置另一个大搜捕时,特意交代侦讯蔡孝乾的特务牛树坤等人,老郑有什么要求都要尽量满足。

有天中午,在连吃了好几天饺子后,老郑吵着想吃延平北路波丽露西餐厅的牛排。牛树坤很恼火,又无可奈何,只好买来牛排,让老郑饱餐一顿。吃完牛排,老郑对牛树坤说,为了感谢你买牛排给我吃,我要对你投桃报李,抓到人保你升官。

老郑说,有一施姓联络人在台北博爱路电信总局供职,如果抓住这姓施的,地下党在台湾的组织就连根瓦解了。牛树坤不疑有他,与4个特务一起带着老郑前往电信总局。

快到时,老郑告诉牛树坤,一会我去柜台指认施某时,你们离我远一点,以免让姓施的有所警觉。牛树坤信以为真,谁知老郑急转身就往侧门狂奔,但刚跑出门口,就被一路跟来的保密局另一特务张清杉抓住。

老郑一计未成再生一计,被抓回不到半天功夫,又谎称可带特务去姓施的家抓捕。牛树坤等于是带着老郑前往台北市武昌街,一行人沿著栉比鳞次的木材行,逐一找寻姓施的住处,走到一黑暗转角,老郑突然逃得无影无踪。

蔡孝乾成功逃走,谷正文因督导不周,被毛人凤处分记大过两次,蒋介石也大为光火,一再勒令尽快抓回。

2月下旬,保密局特务侦悉,有一名住在台北中山市场的老台共,名叫黄天,老郑逃脱之后,一直带着他的小姨子栖身在他家里。保密局立即赶赴黄家抓人,但老郑警觉到台北不宜久住,前一天已搬走。黄天被施以酷刑,终于招出了老郑的落脚处,特务张清杉随即带人乔装成农夫模样,直奔嘉义粪箕湖林姓医师家。

无巧不成书的是,2月27日,张清杉等到嘉义后,换骑破旧自行车,沿着乡间小路前往林姓医师家,万没料到,竟迎头碰到一西装革履的人。张清杉正琢磨贫困的台南农村怎么会冒出来穿西装的阔佬,定睛一看,此人却正是老郑。

据老郑后来承认,他历经一个月逃亡,清苦难耐,想到镇上解馋,没想到会再碰到张清杉等特务。

蔡孝乾二次被捕,竟向谷正文提出一个条件,让已和他姘居两年的16岁的妻妹马雯娟来监狱同住。谷正文满口答应,在迫使马雯娟就范后,将其送进牢房,引诱蔡孝乾招供投降。

果然,“食色性也”的蔡孝乾和盘托出了中共在台湾的全部地下组织。

毛泽东要为他们请功

他第一次被捕时,谷正文在其笔记本里发现了“吴次长”三个字。其时,台湾“国防部”仅有吴石中将一个次长。2月底,保密局特务闯进吴石寓所,称有人指控他是共产党,请他去问话。吴石当面驳斥,特务搜查后带走其夫人王碧奎。经讯问,王碧奎承认老郑曾多次到吴家,吴石身份暴露。3月1日,保密局正式逮捕吴石。受此牵连,台湾“国防部”中将高参陈宝仓、国民党东南行政长官公署总务处上校交际科科长聂曦(吴石副官)等人也纷纷被捕。

1950年6月10日吴石将军副官聂曦就义前留影,他曾协助朱谌之离台。

此外,谷正文还在蔡孝乾携带的一张10元钞票上发现记有两个电话号码,经蔡确认,一个是计小姐(就是马雯娟)的号码,另外一个则是他直接联系华东局特派员朱谌之的号码。

中共在台湾最大的叛徒蔡孝乾:食色性也

 

朱谌之,原名朱枫(1905—1950),女,浙江省镇海城关朱家花园人,出身富裕家庭。

1949年10月24日,解放军三野十兵团攻击金门古宁头,由于情报失准,战斗连连失利。11月5日,三野七兵团进攻舟山群岛中的登布岛,也因情报失准而严重受挫。连续两次失利,使中共高层决定,尽快派人赴台搜集重要军事情报,为解放台湾做好准备。

华东局社会部几经考虑,朱谌之成了第一号人选。朱谌之忠诚、机警、成熟,其继女陈莲芳和女婿王昌诚住在台湾。当时,朱谌之正在香港,即将调回上海和家人团聚。但华东局实在没有其他人选,征求朱谌之意见时,她毫不犹豫地表示服从组织决定。

中共在台湾最大的叛徒蔡孝乾:食色性也

 

图为吴石将军就义前写遗书,左边女子为朱谌之(朱枫)。

朱谌之到台湾后,与蔡孝乾接上头,并先后7次与吴石会面。吴石将《台湾战区战略防御图》,舟山群岛、大小金门《海防前线阵地兵力、火器配置图》,各防区的《敌我态势图》,台湾海峡、台湾海区的海流资料,台湾岛各战略登陆点的地理资料分析,现有海军基地并舰只部署、分布情况,空军机场并机群种类、飞机架数等绝密情报拍成微缩胶卷交给朱谌之。朱谌之按约定,把这些情报交到华东局社会部特别交通员,一位定期往返香港基隆间的海轮大副手中。40多天后,朱谌之凭借吴石签署的特别通行证,潜回舟山。

中共在台湾最大的叛徒蔡孝乾:食色性也

 

朱谌之和儿子在香港时的留影。

蔡孝乾投敌后,毛人凤获悉了朱谌之动向,即刻致电保密局驻舟山苏浙情报站站长沈之岳,命其立即逮捕朱谌之,押解回台湾。朱谌之被捕后决意寻死,她把贴身的金锁片和大衣肩衬里的金手镯摔碎,分四次混热水吞下。吞金之痛可以想象,次日被看守发现时她已经痛得昏死过去。4件金饰残片在朱谌之胃里留了两天,最后被医生们以泻药排出,这份吞金的X光片至今还保留着。审理此案的谷正文曾写下一篇《吴石等叛乱案》,称朱谌之“此种维护重要工作、不惜牺牲个人生命之纪律与精神,诚有可取法之处”,并赞其“党性坚强、学能优良”。

毛泽东为吴石和朱谌之题诗,赞扬他们的丰功伟绩。

毛泽东后来得知台湾这些绝密情报的来历后,当即嘱咐有关人员:“一定要给他们记上一功!”

他还当即挥毫写下了一首诗:

惊涛拍孤岛,碧波映天晓。虎穴藏忠魂,曙光迎来早。
尽管情报送出,但1950年3月,却堪称是台湾地下党最黑暗的一个月。中共台湾工委五巨头悉数落网,下属组织全部遭破坏,蔡孝乾、陈泽民和洪幼樵成了可耻的叛徒,张志忠、林英杰等不肯屈服者都遭处决。

蔡孝乾被开批斗会

谷正文曾回忆形容,陈泽民、张志忠、洪幼樵等几名地下党干部被捕之后,曾在牢房中集体批斗蔡孝乾。张志忠指著蔡孝乾破口大骂,指蔡生活腐败,诱奸14岁的小姨子(即妻妹马雯娟),侵吞1万元美金工作经费,天天上台北最贵的波丽露西餐厅吃早点,中午和晚上则在山水亭餐厅吃山珍海味,吃过晚饭还要去永乐町看戏。如此完全一副资产阶级的嘴脸,竟还敢到处张扬他是共产党在台湾的领导人。

陈泽民指着蔡孝乾的鼻子痛骂说,我们的失败都是你蔡孝乾一个人造成的!

面对狱友的责难,蔡孝乾内心肯定也在自责。他每天写自首书,“手稿竟堆了有半人高”。经医生诊断,蔡孝乾患了“幻想症”,曾被送到台大医院精神病房治疗数月。

1950年6月1日,蔡孝乾在《中央日报》发表了一份公开声明,并在台湾“中央电台”宣读,公开为自己的变节叛变行为辩解。

其后,蔡孝乾、陈泽民、洪幼樵等被安置在士林芝山岩情报局,“担任匪情研究工作”。蔡孝乾任少将衔副主任兼司法行政部调查局副局长,长住于士林,并和马雯鹃生下一女蔡艾安。

蔡孝乾长期致力于研究毛泽东的军事思想,先后出版了《毛泽东军事思想研究》和《论析毛泽东人民战争》。1971年,蔡将两书合并,取名《毛泽东军事思想和人民战争之研究》,由台湾的中共研究杂志社出版。此外,他后期还著有《江西苏区·红军‘西窜’回忆》。

1982年初,蔡孝乾罹患急病,当年10月不治,终年74岁。

在写完蔡孝乾的一生后,无法不慨叹:

其一,蔡孝乾和保密局以谷正文为首的特务之间的斗法,居然如小孩玩捉迷藏游戏一般。蔡一再用计,特务一再中招,但所谓的计,所谓的招,都不高明,却偏偏活灵活现地真实地演绎了!

其二,身为中共地下组织的高级领导,蔡孝乾居然屡屡贪吃,最终还是因贪嘴二次被捕。俗语说“祸从口入”,讲的是因说话惹事,而蔡孝乾,却是因贪吃惹事。国共两党近百年交往交战史,如蔡孝乾一般的奇葩,估计真难有第二个!

其三,蔡孝乾叛变之前,屡屡念叨妻妹马雯娟,他和马雯娟发生关系尽管是在老婆死了之后,但其时马雯娟也不过14岁。有种说法,说蔡诱奸了马雯娟。匪夷所思的是,谷正文又偏偏利用了马雯娟引诱蔡孝乾叛变。所谓因果报应,终不过如此!

其四,谷正文是中共叛徒,洞悉中共地下组织的运作,熟知如何寻找中共人士的软肋并加以利用。他能一眼看穿蔡孝乾注重物质生活的浮奢个性,并设计使其就范,可见他的智商、情商非同一般,可谓狡猾至极!

令人无法理解的是,如蔡孝乾一样的老党员、老资历,经受了日据台湾的压力,经受了国民党数次围剿的考验,经受了长征的磨难,经受了抗战的历练,他应该是信仰坚定,意志坚韧,可经九死而不悔。但事实是,他一落入敌手,除去玩点小手段,就无比轻飘飘地变节投敌,甚至还落下了吃货贪色的丑名,让敌人耻笑。

这一切只能说明,蔡的信仰根本不在心底,不过是浮云;他的资历只能证明他的老,却证明不了他的意志。在本质上,他脱不了小资的软弱懦弱。在艰苦困难的环境里,在根据地相对安全的氛围里,他还能表现出自己像一个共产党员一样的情怀,一旦真到了严酷的敌我斗争环境里,他终究免不了原形毕露。

据说,蒋介石曾对蔡孝乾有四个字的评价“无志无用”,显然,这几个字确实精准地点到了蔡孝乾的死穴。“无志”就是无信仰,没有志向,缺少志气,一个人若如此,又怎能堪以大用?

蔡孝乾是生活在战火中的人,他投身其中的中共,一贯以艰苦奋斗示人,没有什么财富可给他,也更没有什么奢华的物质生活可以供他享受。即便如此,蔡孝乾仍能挖空心思,讲吃讲穿贪恋女色,可见其老党员、老资格的名头下面隐藏了不知多少虚伪自私的小我。

蔡孝乾标本的现实意义在于,倘若他活在中共执政的当下,他又会怎样?

那只能是一种情况,过去他祸害了台共,今天他还能祸害百姓,正所谓误党、误国、误民!

所以,不忘初心,纯洁信仰,坚定信念,无论何时都将是中共永远必须遵守的根本准则!

laiyuan:老歌回放

看历史标签: 上一篇: 蔡孝乾:长征中唯一台湾人被捕叛变,出卖我潜伏国民党内的最大内线 下一篇: 詹世钗简介?娶英国人为妻子,他的后代怎么样了? 返回列表我要分享

相关推荐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猜你喜欢

看剧学史 / 华夏历史 / 世界历史

最近更新

最新排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