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看历史,为您展示全球历史知识 / 历史 / 二战 / 秦国 / 美国 / 战争 / 有翡 / 德国 / 文化 / 嬴政 / 日本
logo
您的当前位置:看历史 > 历史人物 > 熊克武简介:今天是敌人,明天是兄弟,忠诚岂能当饭吃?

熊克武简介:今天是敌人,明天是兄弟,忠诚岂能当饭吃?

时间:2021-06-08 14:40:02来源:阅读:0

正文开始前,我们先来梳理一下前文

熊克武简介

熊克武(1885年-1970年)字锦帆,四川省井研县盐井湾人。1904年东渡日本,1905年加入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民国初年四川著名的长衫军人。

辛亥革命后四川独立,以尹昌衡、胡景伊为首的四川武备系军阀统治四川。二次革命和护国战争期间,夹在滇、黔、桂等西南军阀和北洋军阀之间的四川成为历次大战的主战场之一,各方势力错根盘结,尹昌衡、胡景伊等四川本土军阀,陈宦等北洋军阀、罗佩金等滇系军阀、戴戡等黔系军阀先后主政四川,又都匆匆下野。

到1917年,武备系出生的刘存厚、钟体道、周道刚等四川第二代军阀逐渐兴起,打出“川人治川”的口号,并成功驱逐了四川内的滇黔两系军阀势力,然而一场更大的风暴即将袭来。

卷土重来,熊克武入主四川

刘存厚等在四川驱逐滇黔系军阀的同时,新一轮的南北大战也在酝酿之中。

张勋复辟失败后,执掌中央政府的段祺瑞拒绝恢复被张勋废黜的《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妄想通过操纵国会按照自己的意图“再造共和”,做第二个袁世凯。

民国四川军阀史2:今天是敌人,明天是兄弟,忠诚岂能当饭吃?

张勋的辫子军

1917年8月25日孙中山在广东号召国会议员南下,并联合滇系唐继尧、桂系陆荣廷和黔系刘显世等传统“革命伙伴”在广州成立非常国会和中华民国军政府,与段祺瑞控制的北京政府公开决裂。

9月10日,孙中山在广州就职军政府海陆军大元帅,并誓师北伐,护法战争爆发。革命形势看似一片大好,但军政府内部却貌合神离。

唐继尧、陆荣廷作为北伐的主要力量,被非常国会任命为陆军元帅,但唐继尧等人并不愿意屈居在孙大元帅之下,加入护法运动只是实现他们个人利益的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而北洋军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皖系段祺瑞和直系冯国璋之间的虎狗相斗(张士珍和冯、段三人并称北洋三杰,人称“龙虎狗”)也愈发激烈,广州军政府和北洋政府内部的撕裂,成为后来护法战争荒诞收场的主要原因

民国四川军阀史2:今天是敌人,明天是兄弟,忠诚岂能当饭吃?

护法战争南北形势

我们把视线拉回四川。早在刘存厚在成都驱逐罗佩金、逼杀戴戡之时,唐继尧就在云南通电声讨刘存厚,并自任总司令,组织靖国军入川“平叛”。刘存厚联合钟体道、周道刚击退入川的滇黔联军后,唐继尧披上孙中山“护法”的大旗,在川南伺机而动。

护法战争爆发后,熊克武川军第五师,川东的石青阳、黄复生等纷纷响应孙中山号召,成立四川靖国军,同时皖系将领长江上游总司令吴光新率北洋军入驻重庆,再加上此前进入綦江的黔军王文华部和川军周道刚部,重庆地区一时间各方齐聚,大战一触即发。

由于此前川军驱滇黔联军的战略为“以先打滇军,后打黔军”,川军三个师的主力此时都还在叙府、泸州一带,熊克武等人趁川军和北洋军还未汇合之际,联合黔军王文华部、四川靖国军石青阳、黄复生部合围刚刚进入重庆的北洋军吴光新部。

民国四川军阀史2:今天是敌人,明天是兄弟,忠诚岂能当饭吃?

靖国战争第一阶段

12月4日,靖国联军攻入重庆,吴光新撤退出川。与此同时,四川军民发动“浑水摸鱼”的天赋纷纷响应“靖国”,严德基在开江、达县、宜汉一带响应护法,成立靖国军司令部,自领总司令;合江之夏之时,川西之陈泽霈,潼南之杨宝民,荣县之郑英,大竹之肖德明,宁远之张煦等纷纷宣布靖国护法。

失去了侧翼又后方大乱的刘存厚被迫撤出川南,伺机而动的滇军成绩攻克泸州。12月15日,川滇黔三省联军汇集重庆,共同推举唐继尧为川滇黔靖国联军总司令,刘显世为副司令,熊克武为四川靖国各路军总司令,并决定兵分三路会攻成都,东路为滇军顾品珍赵又新部;中路为王文华、袁祖铭等部;北路由但懋辛率领川军第五师。

民国四川军阀史2:今天是敌人,明天是兄弟,忠诚岂能当饭吃?

靖国战争第二阶段

1918年2月,川滇黔靖国联军在简阳、金堂一带大败刘存厚部,完成对成都的合围,自知大势已去的川军将领这时也动了自己的小心思。2月18日,川军第一师师长徐孝刚、旅长刘湘,第二师旅长刘成勋、汪可权、陈洪范、舒云衢等通电护法。刘存厚、钟体道、张澜等得知川军叛变后,于第二日匆匆逃离成都,靖国军各部先后进驻成都,四川境内的护法战争基本结束。

2月25日,唐继尧以联军总司令的名义任命熊克武为四川督军兼省长,三次入川、两度败逃的熊克武最终完成了他的革命目标,但历史却给熊克武开了一个玩笑:一个优秀的军事家,却不是一个合格的改革家。

熊克武划分防区,终成军阀割据

谈及民国时期的四川军阀,不得不提防区制

早在辛亥革命之时,入川滇军为筹措军饷,自行委派把持地方行政、委派税收官吏,将滇军控制区变成榨取饷银的提款机。护国战争后,滇系军阀罗佩金掌控四川军政大权,进一步确定了就地筹饷的防区制。

“所有川东、南、北驻防各军,前已特于通融,饬于就近驻在地方各公署及征收机关,如额拨领,推行日久,似较便利......查现在陆汉各军,业已渐次编定,其驻防区域,亦经分地点......所有驻防外县军队拨领饷款事宜,现经本署订订规则,并刊就单据样式,应即通发军队、财政厅、各道道尹暨各县局一律遵办,用归划一而免纷扰。”——罗佩金训令

到熊克武主政四川之时,各地驻军已经完全控制了地方财政,直接由驻军首领委任税收官员,所收之税款大多被当地军阀鲸吞,上交省财政的税款九牛一毛,所谓防区与军阀的自有领地并无区别。而靖国战争后,四川境内滇军、黔军、归附的旧川军和响应靖国各派地方军之间矛盾重重,熊克武作为四川督军兼省长,实际上并没有能力完全控制四川各派势力,对于各系军阀将驻防区据为己有的事实也只能默认。

民国四川军阀史2:今天是敌人,明天是兄弟,忠诚岂能当饭吃?

1919年四川各军阀防区

1919年4月,熊克武为避免四川境内各系军阀为争抢底盘而发生武装冲突,正式颁布“四川靖国各军驻防区域表”,以防区的形式确定了各系军阀的地盘,四川军阀正式形成。

川滇黔大战: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熊克武本是国民党(前身为民盟)出生,但四川国民党内部却暗流涌动。辛亥革命后,四川的国民党形成了两大派系,一是以谢持、杨庶堪为首的实业团系(四川高等学堂师生和教育界人士组成),二是以熊克武、但懋辛为首的九人团(熊克武等九名同乡、同学组成的团体)。

靖国战争后,熊克武主政四川,九人团崛起,而杨庶堪等实业团却没能拿到多少好处,心生怨恨。而唐继尧、刘显世等当初帮助熊克武入主四川,目的也只是为了拉拢熊以将川滇黔三省军政民全部划入联军司令部管辖。

1918年9月,唐继尧、刘显世提出《川滇黔三省同盟书》,意图将四川资中、资阳、泸州、重庆等近三分之二个四川化作滇黔军驻防区,境内所有盐税、关税、烟酒税,兵工厂、铸币厂全部有滇黔军掌管、支配。这等“不要脸”的同盟书,自然遭到熊克武的强烈反对,川滇黔矛盾公开化。

为扳倒熊克武,唐继尧和杨庶堪等国民党实业团合流,形成反对熊克武的阵营,而为了加强自己的力量,削弱对方实力,唐继尧和熊克武展开了一系列的“外交战”。

唐继尧以川军总司令之职,成功拉拢熊克武麾下最强战力的第五师师长吕超倒熊;熊克武以钱饷枪炮,拉拢滇军第一军军长顾品珍,达成战前默契。川军新秀,第二师师长刘湘(四川陆军速成学堂出生,速成系军阀头目,四川乱斗的最后赢家)在双方的来回争夺中,最终选择站队熊克武。

1920年4月30日,吕超、石青阳、卢师谛等在遂宁通电讨熊,川滇黔大战爆发。

熊克武以但懋辛为中路军司令,率所部第一师和第三师邓锡侯旅对简阳、资中一带的滇军顾品珍部发起“进攻”;以刘成勋为南路司令,率所部第四师和第八师刘文辉旅,对自流井、富顺一带的滇军赵又新部发起进攻;以刘湘为北路军司令,帅所部第二师和江防军对重庆地区的黔军王文华部发起进攻。

民国四川军阀史2:今天是敌人,明天是兄弟,忠诚岂能当饭吃?

川滇黔大战第一阶段

由于顾品珍的倒戈讨唐,独立承受两路大军的赵又新很快就败退泸州,而刘湘亦表现出卓越的军事才能,扭转了此前江防军的劣势,并围困石青阳第六师于顺庆一带。在川军的胜利攻势,使得包括吕超在内的川军各部纷纷宣布“保川讨唐”

滇系这边,第一军军长顾品珍反叛;黔系那边,将在外的王文华也渐渐不受刘显世控制。为了挽回颓势,唐继尧、刘显世宣布辞去云南督军和贵州督军的职位,以督军宝座重新拉拢滇黔内部团结,同时从省内调军,加强滇军赵又新、黔军王文华的力量。

6月,滇军叶荃部与赵又新汇合,之前反叛的顾品珍也在唐继尧的威逼利诱下重回滇军,联合讨熊。

由于顾品珍的复叛,原计划进攻赵又新的第四师刘成勋部只能转向内江与中路的但懋辛汇合,不料却在途中碰到了顾品珍,随机展开大战。因为之前的叛唐行径,顾品珍在这场战斗中分外用力,在付出了伤亡五千的巨大代价后击败刘成勋和但懋辛两师。

民国四川军阀史2:今天是敌人,明天是兄弟,忠诚岂能当饭吃?

川滇黔大战第二阶段

7月10日,在滇黔联军和倒熊川军的联合进攻下,熊克武决定撤出成都,集合四个师最后三万多兵力于阆中一带。7月18日,吕超进入成都,按照之前的协议自领川军总司令,任向传义为第一军军长、卢师谛为第二军军长、石青阳为第三军军长。

落败的熊克武为彻底驱逐滇黔军阀在四川的势力,找上了曾经的死对头,同样痛恨滇黔军阀的刘存厚,“同病相怜”的熊、刘二人迅速化敌为友,共同对付滇黔联军。

8月6日,刘存厚在陕西汉中组建靖川军,以田颂尧为第一路司令,唐延牧为第二路司令,张邦本为第三路司令,赖心辉为川北边防司令,分四路向四川进军,计划向成都方向攻去。熊克武则以但懋辛为第一军、刘湘为第二军、刘成勋为第三军、叛唐投武的杨森为第九师师长,计划向重庆方向攻去。

民国四川军阀史2:今天是敌人,明天是兄弟,忠诚岂能当饭吃?

川滇黔大战第三阶段

熊、刘反击战打响后,吕超和滇黔系再次就川滇黔三省同盟的事发生冲突,熊克武和刘存厚决定改变策略,利用敌人内部矛盾,先合兵解决成都的川军,再南下泸州击败川南的滇军,最后围攻重庆击败川东的黔军和石青阳、黄复生、严德基等。

刘存厚、熊克武二人都曾主政四川,有不少拥护者,当二人合兵进逼成都之时,川军第三师邓锡侯部、刘斌部、何光烈部先后归附。9月5日,吕超逃离成都,与驻扎在龙泉驿的滇军顾品珍汇合。

从9月8日到21日,刘存厚、熊克武联军同顾品珍、吕超联军在成都近郊血战14个日夜,刘、熊联军艰难取胜。10月5日,刘、熊联军会攻泸州,击毙滇军第二军军长赵又新,顾品珍带残军退回云南老家。

10月11日,刘、熊联军乘胜围攻重庆,重庆黔军总司令王文华乘船逃往上海,留卢涛代理总司令。15日,刘伯承(新中国开国将军)率领第一军第一团攻入重庆,击毙滇军旅长鲁子才,吕超、石青阳、黄复生、卢师谛等残部败退涪陵,后被各军收编。

民国四川军阀史2:今天是敌人,明天是兄弟,忠诚岂能当饭吃?

川滇黔大战第四阶段

到11月,刘存厚、熊克武完全驱逐了入川滇黔军阀,此后滇黔军阀再也没能进入四川。而窥视四川已久的唐继尧在几年后来的四镇使乱云南的风波中下野,刘显世也在贵州旧兴义派和新兴义派的斗争中,被外甥王文华篡了权。

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熊克武联合刘存厚成功驱逐滇黔军阀后,他们两人的合作也走到尽头,而在这几轮大战中,以刘湘、邓锡侯、刘文辉、汤森等为代表的四川第二代军阀也快速成长起来,接过民国军阀“内斗”的传统,为民国时期的四川乱局“添砖加瓦”。

刘、熊二人的命运如何,刘湘、邓锡侯等新军阀如何撬动四川局势,我们下期接着聊。

看历史标签: 上一篇: 魏文侯:“无能”领导人 下一篇: 熊克武,从省长打成光杆司令,晚年病困死去仅剩1元 返回列表我要分享

相关推荐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猜你喜欢

看剧学史 / 华夏历史 / 世界历史

最近更新

最新排行

回到顶部